我国显示界泰斗、著名物理电子学专家童林夙逝世

他出生在一个传奇的家庭,他的父亲王童是中国建筑大师。他与梁思成、杨廷宝、刘敦桢并称为“中国四大杰出建筑师”。二叔和三叔是著名的电气专家和微生物学家。

他的两个儿子也取得了非凡的成绩。长子佟文是华为5G首席科学家。次子童鸣继承了祖父的事业,在同济大学规划系担任教授。

他的一生融入了国家和民族发展的洪流中。1955年7月从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后,他首先参加了钱三强的何团队的中子弹研究项目,然后调到南京理工大学(现东南大学)任教。他投身于电子束物理和技术。20世纪80年代,他领导了中国电视显像管国产化的研究。

著名物理电子专家、中国显示科学技术的先驱夙佟,东南大学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儿子眼中的严父、学生眼中的严氏,因病未能痊愈,于2020年4月2日在南京逝世,享年87岁。

他的职业:

引领电视显像管国产化,成为中国电子产业的支柱产业之一

"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父亲告诉我们要做人类,为社会做更多有用的事情。"在佟琳的二儿子童鸣的印象中,病重的父亲甚至在生命的最后几天也不愿放松。他最想看到的是孩子们的后代,他们能够勤奋工作,对国家和社会“有用”。

夙桐林1933年12月生于上海。他从小就喜欢数学和物理。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毕业后,他被北京大学物理系录取。在学习期间,他在中国著名物理学家周培源、胡宁和王竹溪的指导下学习。1955年7月从北京大学毕业后,他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大连海军基地,成为我国第一个核潜艇研究小组的成员。随后,他参加了在钱三强的何团队的中子弹研究项目。

在童鸣的记忆中,父亲总是一个忙碌而严厉的形象。“1975年前后,我父亲经常去北京出差,做技术研究。他基本上不在家。即使他在家,他也会一直待在家里学习他的学术工作。他非常准时,而且有约会。如果他迟到一点,他会很不高兴的。”

类似于父亲研究的儿童散文也让父亲感到更加严厉。“他是个严厉的父亲,如果我的所作所为不能让他满意,他会生气的。在专业上,他对我的最大影响是理论和实践的统一。直到后来我才明白满足这个要求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他的专业研究非常专注,具有独特的渗透能力,能够深入到过程实现的每一个细节。他对行业中的创新方法也非常敏感,由于他深厚的理论基础,他也非常有能力控制研究课题。”

自律、守时的夙桐,80多岁前经常出现在东南大学显示技术研究中心的实验室里。“直到两三年前,童老师每天都去办公室工作,看报纸,和我们交流。他总是痴迷于最新的显示技术。每次我们评估显示屏的效果,他总是最老的对象。”东南大学显示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张玉宁说,十几岁的时候,佟琳和夙夙仍然有严格的学术要求。他会仔细审阅文本、图纸,有时会质疑研究小组的报告。

这种严谨、严谨和宝贵的时间给夙桐带来了非凡的成就。从1975年开始,佟林教授先后主持了31厘米黑白显象管、31厘米黑白平板显象管和电视、10厘米黑白平板显象管和电视、新型高分辨率彩色显象管(1988年国务院引进改进型显象管作为国外情报领导小组的重点项目)、1000线单色内偏转显象管、54厘米彩色内偏转显象管(1997年被斯坦福大学评为世界八大新显象管技术之一)的联合设计

自1987年以来,夙同林教授代表国家参加并主持了全国22个大型彩色显像管项目的评审工作,为国家节约投资10多亿元,成为中国电子工业的支柱产业之一。1994年,它与荷兰飞利浦公司合作,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大学与外国著名跨国公司长期合作的研发中心。经过双方的共同努力,该中心现已建成亚太地区一流的研发中心。这种合作已经持续了25年多,堪称中国大学间国际合作的典范。

“我经历过人生的起起落落,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是党和国家养育了我,我永远不会忘记,但我对国家的贡献实在微不足道,我感到非常惭愧和不安。”80岁生日那天,多才多艺的夙桐用谦卑的语言总结了自己的一生。

标题:我国显示界泰斗、著名物理电子学专家童林夙逝世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kepuzhishi/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