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乐谈百年诺奖启示:“标准答案”型思维方式不可取

作者|乐康(中国科学院院士)

整理|冯(中国科学日报记者)

诺贝尔水平的研究没有计划;其中许多是由教授和研究助理以及研究生完成的。如果我们总是用“标准答案”的思维方式来培养学生,那我们将来获得诺贝尔奖是不可思议的。

一些刚刚取得一些成就的三四十岁的年轻人被任命为各级领导。他们在科学的其他方面投入了最具创新性的时间和精力。他们还没有达到科学的最高点。这很遗憾。

我希望中国将来会产生更多的诺贝尔奖。然而,还应该认识到,科学研究的目的不是为了获奖,获奖是科学研究的“副产品”。

如果你想赚钱,不要选择当教授或学者。作为教授和学者的最大魅力在于你在创造新知识,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这一切的完美都在你的掌控之中。

近日,中国科学院院士乐康参观了中国科学院大学第88届“院士讲堂”。以诺贝尔生理医学奖为例,他讲述了百年诺贝尔奖对中国科研和教育的启示,并与200多名本科生进行了云互动。

《中国科学日报》组织了讲座和互动内容,以下是乐康院士演讲的节选。

乐康院士(资料来源:中国科学院关伟大学)

诺贝尔奖水平的成就要求

从1901年到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被授予110次,219人获奖。一般来说,生理学和医学奖主要授予人类生理学、对生命现象统一性的理解、人类疾病控制、药物研发和方法创新。

从人类血型的发现到神经科学、免疫学、分子生物学和细胞生物学的发展,取得诺贝尔奖级成就的科学家都是具有执着精神和坚强性格的人。遵循规则并落后于他人是不可能的,没有毅力也是不可能的。

进行诺贝尔级研究也有一些制度条件。诺贝尔级的研究并没有计划。其中许多是由带研究助理的教授和研究生制作的。这种结合可以将教授对科学问题的深入思考和年轻人的积极思考这两种优势结合起来。如果我们总是用“标准答案”的思维方式来培养学生,那我们将来获得诺贝尔奖是不可思议的。

二战后,美国获得了最多的诺贝尔奖,约占获奖者的70%。除了美国吸引了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之外,他们的教育侧重于独立思考和提问,而不是死记硬背。

除了试卷之外,他们还通过文献综述和学生合作项目来测试学生的学业完成情况。后两项考核没有标准答案,更强调培养学生的创新和合作精神。这些都值得我们参考。

此外,我国一些刚刚取得一些成就的三四十岁的年轻人被任命为各级领导人。他们在科学的其他方面投入了最具创新性的时间和精力,但还没有达到科学的最高点。这很遗憾。

对于中国获得诺贝尔奖较少的原因,科学社会学研究员赵红曾提出四点:“科学知识积累不足,科学研究时间不足,缺乏科学共同体,缺乏科学人才的识别和选拔机制。”前两点非常明显。事实上,中国在1911年清朝末年才正式引进现代科学,时间规模相对较短。

此外,我们的科学家团队也不多。今天,中国似乎有更多的科学家,但与美国科学家在人口中的比例相比,我们的科学家仍然很少。

我们还缺乏一些有效的长期机制来识别科学人才。一个强调这个,另一个强调那个,让人们不知所措。此外,国家还应在科研体系中建立合理的激励机制。

中国科学家获奖的机会正在增加。

诺贝尔奖无疑代表了科学界的最高学术水平。目前,中国科学家获奖的比例明显偏低。

事实上,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30年间,中国生命科学和医学的发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发展也非常广泛,从基础生物学、生物技术到临床医学研究“百花齐放”,我为这样的发展感到高兴和自豪。

目前,我们的生命科学应该排在世界第二梯队。总体上赶上第一梯队还需要时间,但不排除我们在某些方面会超过他们。随着我国基础研究的发展和海外华人科学家的不断成熟,中国科学家获奖的机会将会越来越大。

近年来,中国的科技工作者和科学家在生物医学领域取得了突出成就,其中一些具有世界影响。如母体外周血中游离胎儿DNA的无创性产前检查、砷治疗白血病的分子机制、基因编辑技术、分子显微成像技术、单细胞测序技术、致病免疫机制等。

我希望中国将来会产生更多的诺贝尔奖。然而,还应该认识到,科学研究的目的不是为了获奖,获奖是科学研究的“副产品”。我们做科学研究是为了发现新知识,为了人类的利益,为了保护环境,或者因为个人利益,有各种各样的驱动力。

此外,获得诺贝尔奖的研究当然是杰出和卓越的,但并不是所有杰出和卓越的研究都能获得诺贝尔奖,而且谁和何时获得诺贝尔奖也有一定的偶然性和不可预测性。此外,还有许多不属于诺贝尔奖范围的重要研究领域。我们能忽略那些领域的研究吗?

我希望通过这一课,我们能够了解诺贝尔奖背后的科学精神及其内在规律,以指导我们从事科学研究。

科学家不是最赚钱的行业。

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科学家都不是最赚钱的行业。他们可能是中产阶级。

与其他社会阶层相比,中国科学家的生活水平相当好。尽管我们无法将绝对收入与发达国家的科学家进行比较,但我们也是一个收入稳定的中产阶级。不要陷入误解:收入代表了这个阶层在社会中的地位。

如果你想赚钱,不要选择当教授或学者。作为教授和学者的最大魅力在于你在创造新知识,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这一切的完美都在你的掌控之中。如果学生为考试和就业而学习,为提高工资而从事混合职称的科学研究,越来越多的医生或博士后,科学研究和学术水平将会越来越慢地得到提升。

我们这一代人不擅长小学和中学,在大学之前我们不会说英语。然而,“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我们上了大学,上了研究生院,出国深造,然后又回去工作了。我们这些在“改革开放”后长大的科学家把“棍子”追到了第二位。这根指挥棒必须交给你。你的年轻一代不能“放下接力棒”。你的任务是超越它!

我们一直强调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教育和培养学生热爱科学、追求真理。你需要利用这段时间,不是焦虑,而是要深入思考如何成为一个人才和科技领导者。

以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水平和社会文明程度,你应该树立远大的理想和抱负,选择你喜欢的方向和专业,并在困难中坚持下去。我们应该从更长远的角度看问题,而不仅仅是考虑现在和现在的得失。人生的胜利是一场艰难的长跑。

幸福

中国著名的生态学家和昆虫学家,国际生态遗传学研究的首席科学家,现任中国科学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大学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

2011年获何李基金会科技进步奖,2015年获第八届谭生命科学奖成果奖,2017年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和中国科学院杰出成就奖。

标题:康乐谈百年诺奖启示:“标准答案”型思维方式不可取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kepuzhishi/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