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春礼:为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提供有力科技支撑

新皇冠肺炎疫情爆发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始终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健康放在第一位,坚持全民动员、联防联控、公开透明,开始了一场人民抗击疫情的战争。秘书长习近平亲自指挥和部署了这场流行病。通过全国人民的艰苦努力,疫情的预防和控制分阶段取得了重要成果。新皇冠疫情的爆发凸显出生物安全已成为全球和人类生存与发展的主要威胁之一。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深入指出,从保护人民健康、保障国家安全、维护国家长治久安的角度出发,应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系统规划国家生物安全风险防控体系,全面提升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这一重要论述丰富了国家整体安全理念的理论内涵,完善了国家安全体系的顶层设计,指明了努力方向,为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提供了重要指导。

国家生物安全是国家整体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

生物安全主要包括突发传染病、生物资源和人类遗传资源安全、生物技术滥用、外来生物入侵、生物恐怖袭击、实验室生物安全以及其他与生物相关的风险和威胁。生物安全直接影响生态安全、生命健康安全、经济安全等方面,是国家安全和世界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面临许多生物安全风险因素和巨大挑战。首先,人口基数大,生物安全风险的概率高。特别是随着我国城市化的快速发展,人口高度集中,大规模流动,给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带来巨大压力。二是人口健康和生物安全领域缺乏科技创新能力,一些影响生物安全的关键核心技术、产品和设备被他人控制。第三,随着生物和生命技术的快速发展,可能存在滥用和伦理风险。四是生物资源管理不规范造成资源流失和流失的风险。面对这些风险和挑战,我们需要加快国家生物安全治理体系和能力的现代化建设,保护人民生命健康,维护国家核心利益,维护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

我国生物安全领域科技创新能力的不足与不足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生物安全领域的科技创新,强调生命安全和生物安全领域的重大科技成果对国家也很重要。近年来,我国生物安全领域的科技创新能力建设取得了很大进展,但仍存在一些明显的不足和不足。

科研力量分布的系统化程度需要提高。目前,我国生物安全领域的科研力量分散在卫生系统、国防科研系统、中国科学院系统、大学系统和企业等部门。各系统之间的协调和整合不强,创新链既有薄弱环节,又有重复布局。相关基础研究成果向临床诊疗应用转化的渠道不畅,制约了科技创新应对重大风险的速度和能力。

科技投入的力度需要大大提高。中国在生命健康领域的研发投资与世界强国相比存在巨大差距。美国三大制药公司强生、辉瑞和墨卡托在R&D的总投资相当于中国全年研发总支出的10%。科研投入的缺乏使得我国在这一领域的研发能力不强,产品质量不高,一些关键药品和重要医疗设备受到其他方面的制约。

要建立生物安全科技攻关的长效支持机制。以新皇冠肺炎疫情防控为例,为了在科技研究中实现全面彻底的保护和治疗,有必要对病毒的来源和机制进行研究,这需要基础研究和跨学科整合的支持,涉及流行病学、病毒学、流行病学、遗传学、药理学等多个基础学科。这些基本任务需要长期积累和和平时期的稳定支持。要重点从学科建设、人才培养、技术储备等方面构建长效科技研究机制。否则,它将导致人才流失和研究中断,风险会在它们到来时蜂拥而至。

科研安全风险需要严格监管和正确引导。生物科学领域的研究风险相对较高,生物实验室的废弃物和动物处理不当,病原微生物的感染和泄漏问题时有发生。生物技术中也存在误用、误用和违反生物伦理的风险,这需要最严格和最高标准的监督。另一方面,研究人员具有天然的“风险规避”效应,这就要求在注重正确引导和稳定人才队伍的同时加强监管。

科技基础设施的短缺需要迅速得到弥补。生物安全数据中心和生物安全实验室等科研设施是开展许多生命科学研究的技术基础,也是确保国家生物安全的重要防线。目前,我国已有81个P3实验室通过了科技部的检测,2个正式运营的P4实验室。然而,美国有12个机构拥有P4实验室和近1500个P3实验室,存在明显的差距和短板。此外,缺乏临床、基础和公共卫生数据的有效整合,以及缺乏有效建立合作共享机制,也影响了预防和控制新发肺炎流行病的一些科技研究工作的快速发展。

完善科技攻关体系确保新国家体系下的生物安全

针对我国生物安全科技创新体系和能力的不足和不足,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以新的国家体系为指导,完善关键核心技术,加强顶层设计,整合科研力量,加强前瞻性布局,努力构建支持国家生物安全的科技研究体系。

加强生物安全领域科研力量的整合,提高系统对抗的能力和水平。国家生物安全研究,尤其是重大流行病的预防和控制,涉及病毒学、流行病学、公共卫生管理、遗传学、药理学、心理学和许多其他学科。它还需要临床诊断数据、资源和平台来支持它。因此,为了提高系统响应能力,必须以国家战略目标为牵引,加快整合生命科学、生物技术、医药卫生、医疗设备等领域的国家重点科研系统。,规划一批国家级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和一批跨学科、大规模协作、高强度协作创新基础平台,使其成为在关键时刻立于不败之地、举足轻重、立于不败之地的核心支撑力量。

增加生物安全和健康领域的研发投资,为研发创造新的增长极。借鉴信息技术和信息产业的发展经验,我们将在下一个发展阶段把生物安全和健康领域建设成为我国的R&D增长极。在国家“十四五”计划和中长期科技规划中,生物安全和健康领域被列为重点支持方向,国家财政投入有所倾斜。支持培育一批创新性强、发展潜力大的领先生物技术、医疗卫生企业,推动社会资本增加投资。抓紧制定生物安全和公共卫生研究基础设施体系总体规划,将生物安全实验室、生物数据中心等研究基础设施建设纳入“新基础设施”给予支持,尽快弥补研究基础设施建设的短板。

调整和完善国家生物安全和卫生领域科技研究的总体布局,建立充足的技术储备。加强战略规划和前瞻性布局,加强生命科学和生物安全领域基础研究和医疗卫生关键核心技术突破,加快提高疾病预防控制和公共卫生领域战略科技实力和战略储备能力,弥补我国高端医疗设备短缺。我们应重点关注风险预警和生物安全事件监测和检测技术,以支持生物安全风险的即时和持续检测。建立应急医疗对策产品发现、设计、制造和测试的标准化平台技术,开展广谱疫苗和药物研究,建立以企业为主体、产学研相结合的疫苗研发和产业化体系,建立国家疫苗储备体系。

我们将加强生物安保和重大流行病防控领域的国际科技合作,提高各国协调应对全球生物安保风险的能力。生物安全风险和重大流行病往往没有国界。应该从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加强生物安全领域的国际科技合作。我们将进一步联合开展药物和疫苗研发及防疫合作,有效防止生物安全风险和重大疫情跨境传播。中国应积极参与国际科学组织,与国际组织、科研机构和部门建立广泛的国际科技合作框架,增进了解,建立共识,共同应对生物安全风险挑战。

充分发挥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在国家生物安全科技研究体系中的骨干作用。

中国科学院是国家生物安全与健康领域的重要研究力量。2003年非典爆发后,中国科学院以生物安全相关学科领域为重点发展方向,充分发挥交叉学科优势,系统规划生物安全基础和应用研究领域的研究体系,建立以P4实验室为核心的生物安全研究网络,成立生物安全科学中心,培养了一支“多兵种合作”、“大兵团作战”的生物安全科技研究力量。

新冠状肺炎爆发后,中国科学院立即启动了“新型冠状病毒应急防控”研究项目。广大科研人员以实验室为战场,夜以继日地努力解决问题,争分夺秒,为防疫第一线创造了一批创新成果。在病原体鉴定方面,病毒株是在疫情开始时分离的,并尽快获得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这为确定新型冠状病毒的流行提供了第一手关键证据,也承担了分子追踪和动物追踪的任务。在快速检测技术的研发中,多套检测产品已通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紧急批准,并获得欧盟CE认证,广泛应用于防疫工作的第一线。在创新药物的研究和开发中,P4实验室被用来与外国单位合作筛选有效药物。推荐使用的磷酸氯喹和独立开发的干细胞注射被列入“三种药物和三个计划”。磷酸氯喹和应对体内炎性风暴的“妥珠单抗”治疗计划相继被纳入国家卫生委员会的诊断和治疗计划。注意中西医结合,选择一些对新冠状病毒有良好抑制作用的中成药进行临床试验。在疫苗和抗体的研发方面,积极推进重组蛋白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和灭活疫苗的研发。治疗性单克隆抗体在动物模型实验中显示出良好的效果,有望成为第一批进入临床试验的抗体药物。由中国科学院领导的“一带一路”国际科学组织联盟(ANSO)已成为支持全球抗击这一流行病的重要平台。应中国红十字会的要求,中国科学院向意大利、伊朗等国派出专家小组,将中国科学院研制的诊断试剂、人工智能辅助诊断系统和“托珠单抗”疗法等抗疫科技成果推广到国外。依托中国科学院基因组研究所建立的国家生物信息中心,建立了新的皇冠信息库,及时向世界共享病毒基因组序列和疫情防控信息,为科学研究和疫情防控提供高质量的基础数据,为科学防控疫情提供重要决策依据,成为国际合作防控疫情的重要平台。

为适应新形势下国家生物安全体系建设的重大战略需求和生物安全科技支撑,中国科学院将加强总体布局,提升生物安全领域科技研究的整体实力,努力发挥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在国家生物安全治理体系建设和治理能力提升中的关键作用。一是兼顾和平时期的总体布局和战时的快速反应,建立协调的生物安全决策机制和应对传染病的新的全国性科技机制。二是加强相关科研力量的整合,完善以生物安全科学中心和临床研究医院为核心的生物安全研究体系。三是面向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建设,突出武汉P4实验室在国家生物安全体系中的作用,完善我院生物安全实验室体系。第四,加强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完善传染病基础研究能力建设长效机制,在高危突发传染病病原体追踪传播、感染发病机制、抗感染防控措施等方面发挥基础性支撑作用。五是加强生物安全领域的生物资源管理体系,加强“以自我为中心、包容各方”的生物安全领域的国际合作

中国科学院精密测量研究所研制的气体磁共振成像仪和中国科学院干细胞与再生医学创新研究所研制的新细胞药物达已应用于新发肺炎患者肺纤维化的评价和治疗。

(作者是中国科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最初包含在“横幅”2020年第4期)

标题:白春礼:为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提供有力科技支撑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kepuzhishi/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