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生均经费投入:僵局欲破,标准何为

■我们的记者陈彬

12000元,这是目前大多数公立大学学生每年从政府获得的最低金额。

作为高校经费的重要来源之一,近年来中央政府对高校的年度平均学生经费投入不断增加。然而,在巨额投资的背后,相对固定的融资方式受到了批评。然而,这种情况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会改变。

不久前,教育部副部长杜玉波公开表示,中国高校将建立健全质量保证体系,建立基础教学状况数据库,主动向社会公布本科教学质量年度报告,探索基于第三方综合评估结果的普通学生经费差异化分配,真正建立“奖优还劣”的激励机制。作为回应,媒体将其解释为普通大学生不再需要吃同样的大锅饭。

打破“大锅饭”当然是好事,但一旦打破持续多年的僵局,前进的道路是否容易?

不平等的“大锅饭”

严格来说,国内高校的普通学生资助有一个“标准”——下属高校由中央政府资助,而地方高校由地方行政部门资助。分配标准根据学校的级别和类型以及学校所在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确定。中央政府将通过对每个学生的补贴来弥补不同地区和省份的大学之间的资金差距。

这种方法的问题很明显。

“首先,大量资源掌握在教育行政部门手中。学校需要钱吗?是的,但是你必须向我申请,并且按照你上级的意图和框架来管理学校。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成千上万所学校的情况。特别是,大量资源掌握在行政部门手中。没有客观的标准,寻租和腐败很容易滋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邵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现行的拨款制度发表了评论。

此外,在现行制度下,各省高校的人均经费与所在省份的经济发展水平密切相关,这导致各省高校在“大锅饭”模式下的人均经费差距加大。

在7月份举行的第二届华南教育峰会年会上,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强坦率地承认,各地对学生的资金分配不平衡。以广东为例,该省大学生的平均分配为13225.21元,在全国排名第19位。北京是广东的3.6倍。然而,根据全国人大代表、湘潭大学前校长罗和安在2012年NPC和CPPCC会议上提出的建议,全国学生基金平均水平的省级最高差距是8.08倍。换句话说,每个学生有足够资金的省份为一名大学生提供资金,在一些省份,八名学生被要求“分享”。

“应该说,政府的行动方向是正确的。我们确实需要一种更合理的资助方法,能够刺激大学提高教育质量,但我们仍然需要在具体操作层面做好工作。”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与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魏建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特殊国情下的标准问题

在魏建国看来,实施差别化融资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标准制定,这也可能是最难解决的问题。然而,这种“困难”更多地来自中国特殊的国情。

魏建国说:“大学拨款考虑的是表现,这是过去20到30年的国际发展趋势。”。以美国为例,自20世纪70年代末田纳西州率先实施绩效补助模式以来,已有22个州实施了绩效补助。从绩效分配占总分配的比例来看,它也从早期的非常低的比例上升到了更高的比例,在田纳西州甚至达到了100%。丹麦的教学补助金是基于100%的成绩公式,它直接将补助金与通过考试的学生人数联系起来。对于考试不及格的学生,学院和大学不接受教学补助金。德国和法国也使用绩效合同来分配资金。

然而,在衡量这些国家的大学是否完成学业的标准中,非常重要的指标是学生的毕业率和学分的完成情况等。然而,在国内高校,这些指标几乎没有参考价值。

“与外国大学不同,我们大学的毕业率相对较高。如果按照这一标准分配资金,大学之间几乎没有区别。”魏建国说。

当然,除了毕业率和毕业率,学生对学校教育的满意度也是一个潜在的衡量标准。然而,“有可能学校会有更高的教育满意度,而好的学校会很差,因为这个标准太主观,我们不能保证每个学生都能做出公平的评价。”

设定标准的难度问题并非魏建国独有。长期关注高等教育经济问题的山东大学高等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志业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在中国规模如此之大、地区和高校差异明显的情况下,很难找到合理的评价标准。

“不要说整个国家,即使是一个省,学校的类型和水平都是非常不同的。例如,“985工程”大学需要与同等水平的大学进行比较,但有些省份只有一所。如何体现学校的办学效率?这份工作确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刘志业说。

不可避免的“马太效应”

在杜玉波的公开声明中,除了“差异化融资”,对“第三方综合评价”的强调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事实上,早在多年前,刘志业就提出了一种多党网络化评价方法。然而,迄今为止,各种国内评估仍由政府主导。

应该说,第三方评估在我国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一直存在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即许多评估过程过于以市场利益为导向,缺乏公平性刘志业说,在教育评价相对发达的国家,一般的评价是由媒体进行的,随着评价的普及和权威,媒体也可以增强其影响力。“如果评估不客观,会影响媒体本身的形象,但不会涉及直接利益。换句话说,我们的评估还必须打破双方之间的直接利益联系。”

除了评估之外,也有人担心,如果采用“奖优还劣”的分配方式,可能会导致“马太效应”,即资金相对充足、教学水平较高的重点大学获得更多的拨款,而教学水平较低但资金已经不足的普通大学获得的拨款较少。

对此,刘志业说,“马太效应”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避免它的负面影响。“我们不应该用一把尺子来评估学生的培训质量和办学效益。通过分类管理和评估,我们可以将大学分为不同的级别,并在主要类别中设置不同的标准,这可能会产生一些影响。"

《中国科学新闻》(第六版,2014年10月9日)

标题:高校生均经费投入:僵局欲破,标准何为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kepuzhishi/794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