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钰院士:少争论多做事,愿用知识服务社会

近日,教育部发布通知,发布《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这是自2001年《小学科学课程标准(实验稿)》以来正式颁布的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它要求“小学从一年级开始开设科学课,以确保二年级学生每周至少有一个课时,三至六年级的科学课时保持不变。”

中国工程院院士、原教育部副部长、原东南大学校长禹卫对此深感欣慰。"这与我们2007年修订的《小学科学课程标准》基本一致。"

那一年,是禹卫在修订版中提出“科学课应该从一年级到二年级开设”然而,2012年教育部颁布的19个“新课程标准”中没有小学科学课程,禹卫修订的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也没有通过。

中国工程院院士、原教育部副部长、原东南大学校长禹卫博士。互联网上的图片

不要忘记你的主动精神,用知识服务社会

“我于1965年以研究生的身份毕业,至今仅在教育部任职10年。在我心中,我是一名科研工作者。”禹卫平静地告诉中国青年网的记者,“做研究,普及科学,给建议,尽你最大的努力。”

“当时,教育部和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支持它,但我们的小学科学教育标准被一些使用投票机的‘专家’拒绝了。他们学习文科,不太熟悉科学研究和探究科学教育。”禹卫说:“这是新生事物的成长规律,但只要少一些波折和延迟,教育就能做得更好,也更有利于学生的成长。至于其他研究成果,它们不能马上推广。政策和科学之间也有差异。科学注重论证,许多非科学因素需要在政策执行中加以考虑。一位老领导说,“自从你们的科学家认识到正确的方向后,他们一直走在正确的方向上;另一方面,政治家在前进之前可能不得不后退。“教育部政策的颁布需要考虑许多问题。这并不容易,也不能强求。”

与教育部相比,家长的教育观点更容易改变。为此,禹卫释放了大量的能量来做科普。特别是在儿童科学教育和早期教育方面,禹卫竭尽全力在东南大学建立了一个学习科学的研究中心,举办科普讲座,并与家长交谈。他也在2005年正式进入博客,成为“中国部长博客的第一人”。她想要一个平台来自由分享想法和研究成果,并交流和讨论它们。"报纸和杂志提交文章和编辑文章相当麻烦."

博客上的禹卫可以说是“干净的”,他的话充满了冷酷的幽默。在一份声明中,禹卫多次就“中国教育的癌症”和“中国教育的觉醒”提出问题。她说,“挥之不去的责任感”在自嘲的同时“令人激动”——通过写博客和回复,“阿尔茨海默病是可以避免的,至少以后可以。”

2016年底,禹卫因其在推进中国科学教育改革、提高青年科学素质方面的开拓性工作、辛勤工作和突出贡献,荣获中国女科技工作者协会颁发的“2016年女科技工作者社会服务奖”。

“我以前在教育部负责211工程、科技、远程教育和外交事务,而不是基础教育。然而,在过去的十年里,我实际上已经了解了中国教育研究中的问题和可能的解决办法。我对教育很有感情,这极大地促进了我近年来的科研工作。”她说,“离开教育部后,回到研究领域,尽你最大的努力。它还包括撰写科普文章和举办公益讲座。如果你能得到资金,就去农村帮助和培训农村教师。”

“我希望更多的人能遵守规则。我不想成为教授他人的公众人物。我希望做一些实际的工作,即使是次要的,培训老师,回答问题,和父母交谈……”禹卫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我愿意做研究,用研究来培养学生,用知识来服务社会。”

尊重法律,给孩子最好的教育。

“自2002年以来,我一直从事科学前沿的研究工作——神经信息工程和神经教育学。前者通常被称为阿尔法戈;。后者是在神经科学和其他学科进步的基础上促进教育现代化的过程。”禹卫重视幼儿教育的原因是,“脑科学”对教育的最大影响始于早期教育政策的改变,从怀孕后1000天开始。

“儿童在很小的时候就没有选择的能力。是父母选择了他们的未来。对父母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了。”禹卫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21世纪最重要的是智慧和智慧。这与大脑发育有关。大脑和其他器官不一样。肝脏不好。吃些药,甚至换一种。然而,智力的发展是大脑构造的一个渐进过程。大脑的结构不能再被拆除,更不用说“改变”了。"

对于儿童的早期教育,禹卫一直强调家庭至关重要。“孩子是父母的希望。父母能给他们的孩子什么?最好的教育!"

所谓的最佳教育不是各种培训课程或特殊课程。“科学研究证明,儿童在5岁之前没有情景记忆,过早强调灌输‘陈述性知识’对儿童的创造力是有害的。这个阶段应该培养语言、社会情感能力和执行功能。”禹卫说:“研究表明,孩子的社交情感能力,而不是智商,是他们未来生活成功的最佳预测因素。”

“儿童早期学习不是通过记忆,而是通过模拟和环境。例如,如果你的父亲会说英语,而你的母亲会说汉语,你的孩子很容易就能同时掌握汉语和英语。这是一种隐含的学习方式,形成了非陈述性记忆。”禹卫直截了当地说,“在5岁之前,你不会记得简单的后仰诗或背英国白背!”

孩子首先需要的是情感教育,而不是功利主义的说教。“例如,孩子仅仅通过说教来教他们的孩子道德观念是没有用的。你必须教他去爱别人。道德是一种情感取向。如果孩子们不知道如何去爱别人,没有同情心,他们怎么会有道德呢?你如何热爱你的国家并帮助你周围的人?”禹卫强调,“怀孕后1000天是人类发展过程中的关键时期之一。没有人能代替原来的饲养员为幼儿提供一个合适的成长环境。父母应该根据孩子的发展规律为他们的孩子提供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这是我们的责任。”

“归根结底,这不是教育水平的问题,而是一个教育概念。即使是农村地区的文盲父母也能培养出好孩子。”禹卫说,“当然,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做中学”和“小学科学教育”也是我对条件允许的地方的建议。一些农村儿童可能有饮食问题。”

"我们必须根据教育和人类发展的规律帮助儿童正确发展."禹卫说,“最强的学习时间是在初中之后。”

“在12到18岁之间,一个人必须好好学习。这是孩子们下定决心的时候,他们会因为冲动而冒险,比如早恋、赛车,甚至吸毒和网络成瘾。禹卫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此时此刻,父母不仅应该保护他们,还应该把他们的孩子推向社会。因为这是他们毫不犹豫地逐步走向社会、独立和追求理想的阶段。你看,许多革命领袖在这个年龄选择了革命道路。在这个阶段,坠入爱河通常是一个直觉的决定,缺乏理由,一旦坠入爱河就不可能脱身。早恋应该被阻止。”

金汤·肯久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的学生恶霸。

1965年,一个来自禹卫广西的25岁女孩,毕业后离开母校南京理工大学教书。正如他充满野心一样,他赶上了文化大革命。经过十年的休眠期,出国留学的机会来了:1978年,这个国家第一次选择了100名海外学生,50名去美国,50名去德国。禹卫的英语水平非常好。她在复试中名列第一。然而,考试那天没有人通知她。

禹卫回忆说,他正在家里备课,这时系里的一位老师跑进来说,“你还没去吗?口试就要结束了,你应该是第一个!”禹卫大吃一惊,冲出门去参加考试。

原来她的竞争对手同事不知道原因,也没有通知她考试的事。考虑到申请在美国学习的预备学生的数量明显多于去德国的学生,禹卫觉得不应该轮到她抓住这个机会,于是立即决定“不与他们争论”,转而学习德语,并报名去德国。

当时,禹卫的德语是零基的。她找到了一本关于德语语法的油印讲义,震惊了一个月。她一个字也看不懂,只记得语法。结果德语成绩在江苏省名列第一,并被德国亚琛工业大学录取,最终获得电子学博士学位。

在国外学习期间,非常勤奋,她被写成了一个笑话:当魏老师到的时候,整个大楼都在震动——她说是一个珍惜时间的工作狂,甚至还快步走着。

禹卫在一次采访中回忆了这一留学经历。她说:“我的德国老师带了很多学生,有70或80名医生,只有我是女性。我也感到非常高兴,毕竟我已经证明了中国女性仍然有用。我认为这是年轻人应该做的。如果他们用尽力气,只要他们不失去健康,他们就会再次成长。正是在这种状态下,人们才能认识到生活和幸福的真正意义。如果你不努力工作,你怎么能体验到这种幸福呢?但是如果你想说它不苦,它也是假的。那三年真的很苦,但你当时没有感觉到。”

回到中国后,禹卫的选择令人惊讶——中国第一位女电子博士选择了“转行”——用她的话说,跨学科研究。她转向生物分子电子学,这在国内还没有做过,三四个创始人挤进一个废弃的厕所开始工作。1984年,禹卫创建了生物科学与医学工程系,该系今天成为东南大学生物科学与医学工程学院的前身。

2002年从教育部副部长的位置上退下来后,禹卫回到学校进行前沿科学研究,并建立了神经教育学和神经信息工程两个新学科。近年来,她还致力于儿童探究科学教育的改革和实施。这个“学生恶霸”在创新的道路上从未停止过。(中国青年网记者曾樊华)

标题:韦钰院士:少争论多做事,愿用知识服务社会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kepuzhishi/92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