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候蛩凄断》原文和翻译、《清平乐·候蛩凄断》赏析与评价 宋代张炎

《清平乐·候蛩凄断》原文

候蛩凄断。

人语西风岸。

月落沙平江似练。

望尽芦花无雁。

暗教愁损兰成,可怜夜夜关情。

只有一枝梧叶,不知多少秋声。

《清平乐·候蛩凄断》翻译及赏析

《清平乐·候蛩凄断》拼音对照参考

hòu qióng qī duàn.

候蛩凄断。

rén yǔ xī fēng àn.

人语西风岸。

yuè luò shā píng jiāng shì liàn.

月落沙平江似练。

wàng jǐn lú huā wú yàn.

望尽芦花无雁。

àn jiào chóu sǔn lán chéng, kě lián yè yè guān qíng.

暗教愁损兰成,可怜夜夜关情。

zhǐ yǒu yī zhī wú yè, bù zhī duō shǎo qiū shēng.

只有一枝梧叶,不知多少秋声。

清平乐·候蛩凄断翻译及注释

翻译

蟋蟀哀鸣欲断魂,

秋风萧瑟秋江岸,人语秋虫共鸣。

冷月落沙洲,澄江如彩绢,

千里芦花望断,不见归雁行踪。

默默愁煞庾信,

可怜夜夜脉脉含离情。

只有那一叶梧桐悠悠下,

不知寄托了多少秋凉悲声!

注释

蛩:音穷,蟋蟀。

练:素白未染之熟绢。

清平乐·候蛩凄断赏析

此词见于《山中白云词》卷四。原是张炎赠给他的学生陆行直(又称陆辅之)的。其时,张炎年五十三岁。

据《珊瑚网》卷八记载:陆行直《清平乐·重题碧梧苍石图》序中有“候虫凄断,人语西风岸。月落沙平流水漫,惊见芦花来雁。可怜瘦损兰成,多情因为卿卿。只有一枝梧叶,不知多少秋声!”一词。词中所言“卿卿”为当时陆之歌伎,才色皆称。此词定稿后关键字句有较大改动。大概是在作者收入词集时,有意为之。原词无非是写一点“花情柳思”,表达出一种风流艳情,而定稿则将艳情转向“愁情”——为国破为家亡而发的感慨致深的悲愁。

上片“候蛩”四句写出秋意:候蛩(即蟋蟀)的哀鸣,西风的衰飒,秋月的清冷,秋江的澄净,无雁的芦花,一幅萧杀的“秋晓图”。以中,人们不难触发出一股悲愤忧愁的“共鸣”来。作者选景立意颇深:写秋寒,不言西风呼啸,而言候蛩凄断;写秋感,不半个愁字,而言芦花盼雁。既含蓄又有美感,表现作者深厚的功力。

下片“暗教”四句,道出无限“秋愁”:“兰成”,南朝梁时诗人廋信的小字,后其被北方政权所俘。“梧叶”,梧桐之叶,其最易引发秋感。白居易《长恨歌》中有“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把“秋雨梧桐”作为人世中最易引起愁情悲感的事来写。而晚唐词人“温庭筠”又有“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更漏子》),更为梧叶增添丰厚的感情积淀。而作者言梧叶而写“一枝”,正是更加形象地表现出孤苦潦落,刻划人物情景入木三分。下片短短几句,却把上片所写之景统统升华、提炼成了情语,借廋信之事道出人间道不尽的悲欢离合,借梧叶之孤义表达人世的苍沧。而最后一句“梧叶秋声”又极具概括性和艺术性,又成为盖世佳句。

此词在艺术上是成功的,从选景的巧妙,从言情的深远,都极具特色。其笔调精练,含蓄;其风韵幽雅独特;其意境清空淡远;其情感真切感人。正是由于这样的造诣,张炎的“秋词”可以与宋玉的《九辩》、欧阳修的《秋声赋》并列。清代陈廷焯评价说:玉田工于造句,每令人拍案叫绝,如《清平乐》“只有一枝梧叶,不知多少秋声”,此类皆“精警无匹”。(见《白雨斋词话》卷二)。

《清平乐·候蛩凄断》翻译、赏析和诗意

蟋蟀哀鸣欲断魂。

人对西风岸。

月落沙平江似练。

望尽芦花无雁。

默默愁煞庾信,可怜夜夜脉脉含离情。

只有一棵梧桐叶子,不知寄托了多少秋凉悲声。

* 以上翻译来自百度翻译(AI),仅供参考

网友对《清平乐·候蛩凄断》的评价

暂无评论

标题:《清平乐·候蛩凄断》原文和翻译、《清平乐·候蛩凄断》赏析与评价 宋代张炎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shicimingju/191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