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委员称社会环境造成院士行政化

两会之间的对抗

“废除院士终身制”与“改革院士选举制度”...在本届CPPCC会议上,农业劳动党提出的《关于中国院士制度改革的建议》引起了广泛关注。《科技日报》的一名记者采访了农业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何伟委员,听取他介绍对该提案的审议情况。与此同时,记者还走访了一些科技界人士,了解他们对这一建议的看法。

院士太老是件坏事吗?

谈到“院士终身制”,何伟说:“即使科研人员今天达到最高水平,也不意味着他们明天还会达到最高水平。现行的“终身制”不仅阻碍了院士推动科技成果转化为产品,也阻碍了其他研究者在科技创新中与院士公平竞争。

因此,农业劳动党建议取消“院士终身聘任制”,改为五年任期,只有一个任期可以连任,然后成为名誉院士。而不是现在规定的80岁后成为高级院士。

然而,记者采访的其他CPPCC成员不同意农业劳动党的观点。他们不认为“院士太老”是一种疾病。

“院士‘任期’有问题吗?院士不是职位,而是荣誉。”中国科学院院士郑说。

"每隔几年雇用一次是不合适的."谈到这个话题,中国工程院常务副院长潘云河院士说,“院士”是对科技工作者过去成就的肯定,而不是对他现在水平的否定。院士不是职位,国家不支付院士工资。"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说:“事实上,我认为院士仍然太少。国家应该更多地表彰做出杰出学术贡献的科学家。我们需要更多的院士。”

是否改变“终身雇佣制”并不重要。中国科学院上海医学研究所成员姜华亮说,“美国院士也有任期。这并不是说在检讨后的五年内,以及在未来的两轮内,都没有这样的规定要退休和放弃给别人。院士不是职位。"

此前媒体也报道过类似的观点分歧:上海交通大学的李霞教授在他的博客中质疑说,两院的院士都太老了,主要是70-79岁。然而,反对者认为这是一个虚假的问题——来自美国、俄罗斯和法国的学者也大多是老年人。当然,那些在学术界得到最高认可的人会更老。

李霞担心老人的“学习霸权”作风会压制年轻人。然而,反对者认为新旧矛盾是人性的表现。关键是不要让院士拥有过多的权力来控制学术资源。

上述报道提到,李霞认为反对是中肯的,但他说:“问题是美国院士没有那么多附属物,我们有太多附属物要拿走。”

院士“副部级”,是谁造成的?

农业劳动党的提案说:“我国的学者被赋予了更多的行政和权威色彩。我国已经承认院士相当于副部级。”

"我国院士的联合选拔与科学之外的许多事情密切相关."何伟认为,目前院士越来越“官”化,院士选举越来越受到媒体的关注。

“院士候选人应以各种方式拜访院士,寻求理解和支持。有些单位为了单位的利益而搞“院士工程”,容易滋生腐败何伟说道。

何伟还认为,当前的院士选举存在一种“上车效应”,即由公交车上的人来决定公交车上的人,即由当前的院士投票增选院士。因为同一领域的专家之间存在竞争,而且他们不熟悉不同领域的专家在研究什么,所以无法保证客观性和公正性。”

为此,农业劳动党提议改革选举制度,如取消中央集权的基层部门,从各省市推荐研究所推荐的候选人,引入第三方评估机制等。然而,这些提议仍然遭到反对。

"我看过这个相当粗糙的提议."郑说:“中国科学院已经对选举制度进行了研究,但是还没有提出具体的方案。在找到解决方案之前,最好使用当前的解决方案。”

“我是一名院士,另一个有同样条件的人在竞争这个项目时肯定有优势。这不是一个好现象。然而,这不是院士制度本身造成的,而是因为政府和社会给了太多的光环。”郑说:“社会对院士的质疑太多了,但这是来自政府和领导。”

郑认为,翰林制度本身还是很明确的,主要是整个社会环境问题。

"院士是‘官方的’和‘行政的’。"姜华良的意见是一样的:“我们的院士制度,包括评审制度,是完善的。院士协会章程没有说院士享受省部级待遇。这都是本地完成的。就像追逐一颗星星,我像这样拥有院士。”

姜华良举了美国的例子:“院士是美国的荣誉。院士们也可以在美国科学院杂志上发表两篇文章。一些学校将分配停车位。没有其他特权。许多美国学者年老时无法获得资金。”

姜华良认为,要改变中国目前的院士管理,“不是通过制度的变革,而是通过扭转整个社会的普遍情绪”(原标题:你认为院士终身制应该废除吗?)

标题:两会委员称社会环境造成院士行政化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wenzhang/1124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