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佳洱院士:勿让商业文化侵蚀科技界

陈佳洱

■邓亚英

科学研究的整体性和科学技术的评价一直是科技界的热门话题。中国科学院院士陈佳洱日前表示,当前评估体系的误导和商业文化的侵蚀,导致了中国科学事业的明显繁荣,而真正有分量的科研工作相对较少。

在陈佳洱看来,科学研究是一项提倡追求真理的事业。然而,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商业文化的侵蚀使中国科技界的一些人把科学研究作为谋生手段,甚至提升到更高的地位。因此,浮躁的学风、缺乏诚信、剽窃和欺诈等不正当行为时有发生,严重影响了科学的发展。

近年来,中国不断加大科研投入,仅2011年就投入8687亿元,比上年增长23%。陈佳洱说,现在科学研究的物质条件很好。然而,就科学研究水平而言,尽管科学研究论文数量有所增加,某些领域的论文数量达到了世界前列,但研究的总体水平和质量仍无法提高。

陈佳洱说,“质量”远远落后于“数量”。根本原因是许多科学研究不是为了探索未知的规律,对问题进行长期系统的研究,而是为了获取项目资源,获得奖励和晋升,这使得研究人员热衷于在“高档”杂志上发表文章。

第二,科学研究的生态环境存在问题。例如,一些大学要求博士生在申请学位前完成两篇论文,因此“博士生进入大学后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发送论文以及如何发送这两篇论文,而不是哪个问题有趣,哪个问题意义重大”。

陈佳洱指出,现在流行的所谓“定量”评价体系,实际上只注重表面的数量,而对实际贡献重视不够。“在你完成这项科学工作之后,你很少提到你对相关领域的发展或国家的社会需求作出了什么贡献。结果只是在高档杂志上发表的关于英雄的文章数量。”

“同龄人之间的交流不如国外那么活跃。因为国内的评价体系关注的是谁是文章发表后的第一作者和第一单位。在每个人都害怕互相交流之后,对方拿走了第一个。以上种种表明,这种量化的评价体系也是不科学的。陈佳洱说。

以日本为例,他解释说,日本已经连续获得了几个诺贝尔奖,因为日本不谈论表面的量化,而是谈论真正的贡献。在这方面,陈佳洱有着深刻的理解。200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日本科学家小林建是陈佳洱的朋友。在他发表的文章中,影响因子只有1,但他的工作对粒子物理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这位美国杂志《科学》的前主编还告诉陈佳洱,“接受文章的标准是新奇的,文章的价值取决于同行科学家对自己的评价”。因此,陈佳洱认为《科学与自然》中的文章不必写得太高。

近年来,中国科学家也做了一些国际领先的工作,如在大亚湾实验中发现了新的中微子振荡态,中国科技大学微尺度材料科学国家实验室首次在实验中实现了八光子薛定谔猫态,这些都是国际领先的研究。陈佳洱认为,所有这些都来自于十多年的工作积累,但总的来说,这样的亮点还不够多。

中国科学新闻(2013-008,第一版集锦)

标题:陈佳洱院士:勿让商业文化侵蚀科技界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wenzhang/113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