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贝时璋院士:用生命研究生命

他几乎和20世纪的中国同龄。他目睹了他的家庭和国家的死亡以及世界的辽阔。他见证了现代科学在这片古老土地上的发生和发展,见证了中国科学的兴衰。

■我们的记者郝军

时钟回到2009年10月。像往常一样,北京度过了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光。中关村14号楼是新中国在20世纪50年代为顶尖科学家建造的中国科学院的一座“特殊建筑”,在这里生活了半个世纪的北张世对此感到非常不安。

那年诺贝尔奖宣布后,这位107岁的“百岁老人”陷入了对我国科学创新的沉思。10月28日,张世召集六位研究员在国内讨论创新课题,并反复告诉他们,“我们必须为国家尽最大努力”。

诚挚的话语已经成为贝张世对中国科学界的最后一句话。

2009年10月29日上午,张世在睡梦中去世。告别北,也意味着告别一代学术大师的集体命运,带着悲喜交加的心情。

作为民国时期中国大陆地区第一批中央科学院院士的最后一员,也是中国科学院最老的院士,正如贝自己所说,他几乎与20世纪的中国同岁,目睹了他的家庭、国家的灭亡和世界的辽阔,见证了现代科学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的发生和发展,见证了中国科学的兴衰。

爬上楼梯,独自呆在阁楼上

今天,走进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主楼的大厅,人们的目光自然会停留在站在那里的铜像上,这是不可避免的。在该研究所创始人的背后是一段不平坦的过去。

在新中国成立中国科学院之初,张世应邀到北京协助规划生物科学研究的布局。1958年,他提议建立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然而,这一建议很快引起了争议,并有无休止的反对意见。

核心问题是生物物理学能否被视为一门独立的学科。

反对者来自生物学家和物理学家。大多数人认为生物学和物理学完全是两门学科,不能混淆。有些人直截了当地批评道:“只有生理学,没有生物物理学。”

跨学科,一个今天被广泛接受的学术概念,有着“独自攀登高楼,放眼未来”的味道。张世不得不面对善意的劝阻,以及嘲笑和嘲弄。

经过精心准备,国务院同意建立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该研究所最终于1958年9月成立,成为当时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专业生物物理研究机构之一。这标志着生物物理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在中国的正式确立。

多年后的今天,生物物理研究所在分子酶学、晶体结构分析、生物膜、神经生物学等重要领域取得了丰硕的国际成果。,为深化生命科学研究开辟了广阔的前景。

晚年,贝张世说:“我现在可以表达我对生命本质的看法了。我结合天文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和哲学来探索生命的本质,这是我年轻时无法比拟的。”

为了促进生物物理学的发展,贝·张世把他的主要精力投入到科学研究管理上,但他不止一次吐露心声:“从我个人的观点来看,我更喜欢做研究工作,而不是学术组织工作。”

“对科学家来说,最快乐的事情是呆在实验室里做实验或在图书馆看书。有时他在阅读中迷失了方向,听不到有人在叫他。实验进行得非常愉快,有时会忘记时间。”贝·张世渴望简单和平的科学生活。

然而,国家的实际需要迫使他离开象牙塔。

一位在张世的学生英·尤美曾经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写道,他没有时间,这是最重要的原因。他的时间被组织、规划、外交和社会工作占据了。不是因为他有这样的兴趣,而是因为党和国家有这样的需要。

挑战黄金法则

2003年10月,在贝·张世100岁生日之前,他一直在想一件特别的礼物:两年半编辑完成的第二部《细胞重建》散文集。他希望这本集子能尽快出版,并握在手中。

"如果文集不能出版,庆祝你的100岁生日将毫无意义。"事实上,贝·张世不仅在思考一本书,而且在思考他几十年都舍不得放弃的“细胞重建理论”。

尽管学术界对这一理论至今仍有争议,但为此所做的努力体现了一代科学家不屈不挠的科研精神。对这一理论的研究跨越了张世70多年的科学生涯。

1932年春天的一天,贝·张世去野外采集实验动物。在杭州郊区的一条水沟里,他遇到了几种畸形的成熟蠕虫:雄性个体的头状体是雌性的,而雌性个体的头状体是雄性的。

这一幕成为了张世一项重大科学研究的序幕。他敏锐地意识到,在生物学领域没有关于这种异常及其原因的相关研究报告。

随后,贝·张世在显微镜下观察到,丰田章男这些畸形头型个体的性别不是女性,也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和男性,这是一个阴阳人。后来,这种特殊的生物性别被命名为二倍体间性贝。由于贝张世的首次发现,这个学名被标为“贝”。

一个更重要的发现是,在丰田章男的性转化过程中,生殖细胞发生了奇怪的变化:新形成的细胞不是来自母细胞的分裂,而是逐渐建立在母细胞细胞质中的卵黄颗粒的基础上。

贝·张世称这种现象为“细胞重组”。它打破了细胞只能由其母细胞分裂的传统观念,成为另一种新的细胞繁殖方式。

然而,自1871年以来,细胞分裂一直被视为细胞理论领域的“黄金法则”。一百年来,生物学家一直认为细胞通过分裂繁殖,是它们繁殖的唯一途径。毫无疑问,贝张世提出的“细胞重建”假说挑战了传统的“细胞分裂”概念。

次年春天,贝张世在一次生物学研讨会上报告了这些现象和他的观点,并正式提出了“细胞重建理论”。就在准备做进一步研究的时候,抗日战争爆发了。北张世随浙江大学迁往贵州,研究被迫中止。

直到1943年,论文《丰田章男中间性生殖细胞的转化》和《卵黄颗粒和细胞的重建》才正式发表。然而,世界的动荡总是使他无法专心学习。

在一篇自我报道的文章中,张世回忆说,抗日战争结束后,“我回到杭州后,不得不教书并和家人一起定居。我仍然很忙。解放后,我更忙了。虽然我在一个研究单位工作,但我仍然找不到时间来研究这个课题,不得不放弃我感兴趣和担心的细胞重建研究。后来,又是“文化大革命”,不能安定下来从事研究工作。

转眼间,近30年过去了。然而,贝张世并没有忘记他想最终澄清的问题。他说:“虽然我当时做不到,但我坚信有一天我会做到。”

无尽的探索

回到科学研究的前沿,继续细胞重建的研究,是张世从未放弃的梦想。

1970年,他为此准备了一份详细的开场报告,在两个多小时内解释了“细胞重建”项目的研究目标、计划和意义。然而,会议上没有回应。一些生物学上的同事写信给张世,敦促他不要再研究这个课题,坚持认为这会毁了他的名声。

面对疑问,贝张世有时深感苦恼。

他的学生陈楚楚回忆说,当时每当有人说,“我非常尊敬你,贝卢斯科尼先生,”贝张世就会问,“你是尊重我个人,还是尊重我从事的科学研究?”

改革开放前,学术界的争论和当时的国内形势一样复杂和混乱。贝·张世带领研究小组小心翼翼地工作,避免陷入不必要的争论。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们观察到了许多前所未有的现象。

为了进一步推动这项研究工作,张世甚至提出了一个3年、8年和23年的计划,确定了到2000年要追求的目标。

此后,贝张世亲自组织并参与了大量的科学实验,进一步证明了细胞重建在自然界中的广泛存在,揭示了卵黄粒中染色质、DNA、组蛋白等重要物质的存在,是细胞重建的物质基础之一。这是科学上的第一个发现。

生物学领域的同事们评论说,贝张世的理论本身很有创造性,是一种非常超前和深刻的思想。即使在今天,这仍然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话题。虽然目前无法证明,但并不排除将来会有新的发展。更值得珍惜的是对科学界的精神贡献。

成为一名真正的科学家是北张世一生中最简单的追求。在他看来,“失败不应该引起科学家的沮丧。一个真正实事求是、热爱真理的科学家,应该以客观的态度和求真的精神,抛弃或改变自己的思想,进行更深入、更系统的实验和研究,把真理从水中捞出来。”

贝·张世是一位从未退休的科学家。100岁时,他曾说:“虽然我现在耳聋,视力越来越差,但我仍然思维清晰,经常写些笔记和短文,努力生活、学习和工作到老。”

对于科学,贝张世有着无尽的探索。百岁之后,贝张世和他的助手王古言同意每周三讨论工作。谈论学术问题是他最大的乐趣。

贝·张世曾经说过他“用自己的生命去研究生命”。这句话无疑是他一生致力于生命科学的真实写照。

名片

北张世(1903年10月10日-2009年10月29日),浙江镇海人。实验生物学家、细胞生物学家、教育家。中国细胞学和胚胎学的创始人之一,中国生物物理学的创始人。

早年从事无脊椎动物实验胚胎学和细胞学研究,对细胞数恒定的动物与再生的关系进行了深入研究。20世纪30年代早期,发现了一种中等数量的昆虫,并观察到雄性和雌性生殖细胞的相互转化。细胞重建理论是20世纪70年代提出的。

中国科学新闻(2012-12-29,第6版)

标题:追忆贝时璋院士:用生命研究生命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wenzhang/113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