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肇中:基础研究是社会发展原动力

■本报记者冯潘

“今天,人们似乎面临着与200年前相同的问题:当我们没有解决困扰社会发展的紧迫问题,如能源、疾病和人口过剩时,我们应该建造卫星来探索广阔的宇宙,还是发明加速器来探索微观宇宙?”

9月18日,在发展中国家科学院第23届院士大会上,诺贝尔奖获得者、中国物理学家丁肇中在大会特邀报告《科学与发展》的开头就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引起了60多个国家500多名科学家的深刻思考。

丁肇中说,200多年前,德国物理学家和哲学家克里斯多佛·赫腾伯格提出,找到牙痛的治疗方法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比找到另一个星球更有用。那么,你为什么要做基础研究?

对此,丁肇中的回答是:尽管做出重大基础发现的科学家出于对自然的好奇而非对经济利益的追求,从根本上探索了世界的奥秘,但这些成就仍然造福于全人类。他说,自上世纪初以来,基础科学研究的进步一直推动着社会的不断进步。事实上,我们正享受着基础研究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技术成果,如通信、计算机和医疗等许多领域的研究成果,这些成果大大提高了人们的生活质量。

“基础科学研究大多需要很长时间,花费很多钱,而且在短时间内看不到任何结果。国际空间站空间磁谱仪就是这样一项研究。”丁肇中说。

作为AMS项目的主要主持人,丁肇中说宇宙中的反物质和暗物质等主题是现代物理学的基础。因此,AMS实验的第一个目的是找到占宇宙空间90%的暗物质,其次是由反物质组成的宇宙。

在美国奋进号航天飞机于2011年5月被送往国际空间站开始收集数据之前,该项目汇集了15个国家、60个研究机构和近600名一流物理学家。然而,它是否能完成预设的研究任务,以及它将在多长时间内完成研究任务仍然是未知的。

丁肇中尖锐地指出,正是由于基础科学研究的风险,科学界对研究项目的设立存在巨大争议:是支持“无用的”基础科学研究,还是将资源集中用于技术改造和应用研究?

他说,许多人认为,一个国家要想在技术和经济上有竞争力,就必须集中精力开发能够立即产生市场效益的实用技术,以使经济持续发展。然而,从历史经验来看,这种观点是短视的。

丁肇中说:“如果一个社会局限于技术化,经过一段时间后,基础研究就找不到新知识和新现象,也就没有转化的价值。技术的发展扎根于基础研究。没有对基础研究和教育的投资,务实的经济发展方式不会长久。”

基础研究的原始动力是人类的好奇心,而基础研究是新技术和工业发展的动力丁肇中说。

中国科学新闻(2012-09-20 A4)

标题:丁肇中:基础研究是社会发展原动力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wenzhang/115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