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假者的噩梦!论文P图泛滥,“照妖镜”来了

5月12日,美国斯坦福大学前助理研究员伊丽莎白·比克(Elisabeth Bik)在PubPeer网站和推特上质疑,由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所长秦川领导的团队在《自然》上发表的论文《新皇冠病毒对hACE2转基因小鼠的致病性》存在图片内容重叠的问题。

这又一次引发了关于修改、不当使用甚至伪造报纸图片的讨论。

5月14日,《自然》网站报道称,世界上主要的科学出版商已经联手研究如何自动标记论文中被篡改或复制的图片。

为此,他们还成立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跨行业工作组来处理这个问题,目的是为相关的审查软件制定标准,以便在审查期间筛选出文件中有问题的图片。

图像问题一个接一个地出现。

无论是“错误”还是故意,近年来,伪造图片和不当使用已成为科研不端行为的重灾区,尤其是在生命科学领域。

2016年,伊丽莎白·比克(目前是加州桑尼维尔的一名图片分析顾问)对20,000多份生物医学论文进行了人工分析,发现多达4%的图片存在不当的复制问题。

来源:自然网站

仅在今年,中国就有几起不当使用图片的报道。

今年1月,伊丽莎白·比克(Elisabeth Bik)在公共网站上指出,北京大学药学院院长周德民作为通信作者或合著者撰写的六篇学术论文中,存在着一个数字多用途的明显现象。其中有一篇发表在《科学》上的轰动性论文。

4月17日,北京师范大学化学学院院长范露珍的14篇论文被挂在了PubPeer上,并因对图片的不当操作和重复使用而受到质疑。这包括3月30日发表在《自然生物医学工程》上的一项研究。

到目前为止,比克和其他照片侦探今年已经指出了400多篇论文的问题。这些论文来自不同的期刊和出版商。

Bik等人认为,这些纸张包含如此多的相似之处,以至于它们可能来自同一个“纸张加工厂”。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文章的作者主要来自中国的医院。

荷兰出版巨头爱思唯尔的出版服务主管凯特琳娜·芬内尔(Catriona Fennell)表示,爱思唯尔在其少量论文中发现了“工业作弊”的迹象,即不同团队的几篇论文的图片和文本之间令人不安的相似性,这些论文可能是按照订单批量生产的。

出版商联手打造组合拳

据《自然》杂志报道,伪造纸质图片的严重性已经导致世界上最大的科学出版商联合研究如何在报纸上自动标记伪造或复制的图片。

他们还成立了历史上第一个跨行业工作组来处理这个问题。

据了解,工作组的目标是制定出能够检测图片问题的软件的最低要求,以及出版商如何将该技术用于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篇论文。

该工作组由位于英国牛津的全球出版商贸易协会标准与技术委员会成立,今年4月首次与来自主要出版商的代表会面,如埃尔塞维尔、威利、斯普林格自然和泰勒&弗朗西斯。

爱思唯尔公司的工作小组主席兼研究完整性负责人简·阿尔伯斯堡说:“最终目标是建立一个能够自动识别图像篡改的环境。

期刊编辑一直在关注如何最好地发现报纸中被篡改和复制的图片。这些问题背后的原因包括诚实、欺诈或改善图片外观(如改变对比度或色彩平衡)。

然而,到目前为止,大多数期刊还没有使用照片检查器来检查手稿。他们认为这太贵或太耗时;此外,用于大规模筛选论文的软件尚未出现。

根据STM的描述,工作组还希望对“图片相关问题的类型和严重性”进行分类,并“就在何种条件下可以修改哪些类型的图片提出指导原则”。

阿尔伯斯堡说,后一句话指的是哪些受试者可以接受图片展示的修改,以及如果允许的话,作者应该如何透明地声明修改。

他补充说,尽管许多出版商已经开始单独测试该软件,但关于通用标准的跨行业讨论可能至少需要一年时间。

软件能“揭示恶魔”吗?

在过去的几年里,一些出版商已经开始尝试图片检测软件。例如,日本东京的LPIXEL公司和以色列雷霍沃特的Proofig公司都表示,出版商或学术机构可以将研究论文上传到他们的桌面或云软件,并可以自动提取和分析图片是否被复制或篡改,包括图片的哪些部分在2分钟内被旋转、翻转、拉伸或过滤。

两家公司都不想透露客户的姓名,但都表示他们已经向科学出版社和研究机构的客户支付了费用。

意大利萨莫尼的抵抗组织也在使用软件来检查图片。由纽约锡拉丘兹大学的丹尼尔·阿库纳领导的一个学术团队也在开发软件,可以比较几篇论文和照片。Acuna说,一些组织和出版商正在试用该软件。

对于大型出版商来说,他们需要的软件必须能够处理大量论文,并直接应用于同行评审过程。此外,在理想情况下,多份论文中的大量图片可以同时进行比较——这比检查一份论文需要更多的计算任务。

"目前的技术不能大规模地做这样的事情."阿尔伯斯堡坦率地说,“每个人都意识到这非常重要。我们就快到了,但还没有。”

上述工作组成员之一、来自Elsevier的芬内尔(Fennell)指出,论文之间的相似性很难在同行评审过程中进行标记,这不仅是因为大多数同行评审者不会寻找此类问题,还因为许多论文同时在不同的期刊上进行评审,而且是保密的。最后,出版商将需要一个共享的图片数据库来检查论文之间的重用。

2010年,出版商同意将研究论文的文本存储在一个名为交叉检查的中央服务器上,这样期刊就可以使用软件来检查提交的论文是否有剽窃。芬内尔说:“我们需要同样的合作。”

一旦软件准备好,“我相信每个人都会合作。”阿尔伯斯伯格说。

伊丽莎白·比克(Elisabeth Bik)被称为“反假冒侦探”,她继续在已发表的论文中寻找问题图片。2019年5月,她正式成为一名全职的图像伪造者。她说,如果该软件能在同行评议中发现手稿中的图片问题,这将是一个“极好的”发展。

"我希望我能少做些工作。"她说。

标题:造假者的噩梦!论文P图泛滥,“照妖镜”来了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wenzhang/137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