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阴谋论要相信理性和科学

刘永谋

这场瘟疫催生了阴谋论,不管西方还是东方,阴谋论一直都是正确的。公元3世纪,罗马帝国的塞浦路斯爆发了瘟疫,“基督徒传播瘟疫”的谣言四处传播。在中世纪,黑死病在欧洲很普遍,犹太人和所谓的女巫成了替罪羊。从1918年到1919年,在西班牙大流行期间,流行的阴谋论是“德国人通过潜水艇把瘟疫带到美国”或爱斯基摩人的阴谋。古代中国人通常认为瘟疫是由恶灵或炼金术士秘密传播的。最近,比尔·盖茨成了阴谋论者的目标。许多美国人指责他秘密制造病毒,以便用疫苗操纵人类。总之,关于这场灾难肯定到处都是谣言。

自工业革命以来,现代科学技术的力量震惊了普通人,专家也日益成为阴谋论的主要倡导者。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各种专家阴谋论变得更加喧闹:失去良知的疯狂科学家与肆无忌惮的资本家和无耻的政客勾结,策划并实施一个通过科技手段奴役普通百姓的大阴谋。在新一轮冠状肺炎流行期间,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遭受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人工合成病毒”和“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病毒”的阴谋论攻击是典型的专家阴谋论。阴谋论者编造了诸如“武汉病毒研究所零号病人”和“P4实验室工作人员出售实验动物牟利”等各种细节,并迅速在互联网上传播和整合。最后,他们用鼻子和眼睛传播它们。有科学的方法来确定病毒是否是人造的,是否有可能泄漏。谁也不能信口开河。然而,尽管世界顶尖的病毒学家已经站出来专业地驳斥谣言,许多人仍然相信这些无稽之谈。事实上,参与专家阴谋论的不仅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而且2019年7月在美国关闭的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也被攻击为病毒泄漏的源头。

近几十年来,阴谋论变得越来越流行。例如,不仅中国人喜欢阴谋论,一项调查发现,20%的西方人认为光明会秘密控制了世界。显然,阴谋论正变得越来越流行,这与人类进入互联网时代有关。通过互联网,各种观点可以更自由、更宽松、更方便地传播,阴谋论可以迅速形成和传播。几乎就在新皇冠肺炎疫情爆发的同时,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谣言出现了。

科学家已经成为具有强烈时代背景的阴谋论中的“恶棍”。首先,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人们无法消化和吸收它。他们通常不熟悉、怀疑、担心甚至害怕高新技术。对致命病毒的研究甚至令人毛骨悚然。其次,基于商业考虑,大众媒体和大众文学艺术更喜欢专家阴谋论的“卖点”。电视和电影充满了疯狂的科学怪人式的科学家,导致人们对科学家的偏见。好莱坞电影如《传染病》和《生化危机》都有由实验室人造病毒泄漏引起的全球大流行的情节。最后,当代社会正日益成为一个由技术统治的社会。专家的权力确实在增长,这使得人们怀疑专家滥用他们的权力。在新一轮的皇冠肺炎疫情中,相关专家的一言一行都触动了每个人的眼睛。一个有趣的细节是一些病毒学家在国外杂志上发表论文。起初,他们被指责没有注意与流行病的斗争。后来,他们被称赞为及时告知并有力证明中国没有向世界隐瞒疫情。

疫情越严重,阴谋论就越响亮。客观地说,流行病期间的阴谋论并非毫无意义。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人们面对未知的压力。面对新病毒,普通人感到困惑、慌乱和恐惧,对危险和不确定性深感无能为力。此时,阴谋论给出了简单而粗糙的解释,可以缓解公众情绪,减轻一些人不加区别地吃野生动物的罪恶感。

疫情阴谋论往往采取倒置或曲折的形式,反映了防疫工作中的一些问题,值得政府和专家关注。它提醒政府采取相应措施,加强专家与公众的沟通,及时发布和传播与疫情有关的信息、数据和知识,消除社会恐慌。它还提醒政府密切关注生物化学领域的国家安全问题,采取更有效的措施保护人民健康。

阴谋论有着悠久的历史,不能也不需要完全消除。如果一个第三方专家真的组织起来调查武汉病毒,阴谋论者会说,“既然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阴谋,怎么能调查呢?”或者“调查小组与他们串通一气”在人类早期历史中,阴谋论是有神论和上帝主宰一切的信念的翻版。在荷马史诗中,特洛伊战争是奥林匹斯山上众神的阴谋,希腊众神之间的斗争是世界兴衰的原因。在阴谋论中,各种显贵、精英和特定群体取代了神,给普通人带来了不幸。当科学繁荣时,瘟疫阴谋论的主角从恶灵、女巫、疯子和异教徒变成了病毒学家和医生。

阴谋论不能被消除,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是正确的。一些阴谋论乍听起来很荒谬,而另一些乍看起来像模型。然而,它们从根本上不同于科学理论:科学允许并能够观察和检验其结论。阴谋论不能用科学方法来检验,就像说“上帝是人”一样,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最重要的是,面对新流行的肺炎,阴谋论不能拯救生命。科学是战胜流行病的强大武器。

理性分析并不意味着绝对没有阴谋。然而,当代社会非常复杂,有其自身的运行规律和趋势。少数人的阴谋很难扭转社会既定的发展方向。阴谋家们计划了半天,但最终他们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或者他们彻底失败了,或者他们偏离了他们先前的期望。大规模阴谋论涉及许多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很难长期协调和保密。简而言之,阴谋论听起来像模型,并且至少在反思后完全实现它们是不可能的。武汉病毒想要的是一个阴谋。纸能盖住火吗?

阴谋论是不能被消除的,这并不意味着阴谋论是好的,也不意味着阴谋论被允许去。阴谋论误导公众,在情感上和非理性上都显而易见,往往带有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并与狂热的民粹主义结合在一起,阻碍防疫和控制,把注意力集中在真正有用的问题上,从而导致社会注意力转向错误的方向。武汉病毒被攻击为邪恶阴谋的化身,科学家的病毒研究工作受到很大影响。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阴谋论是纳粹政权对犹太人的诽谤,为希特勒的犹太人灭绝计划辩护。一个理性的现代政府绝不会公开支持阴谋论,也不会利用国家权力来煽动人们的狂热。

关于流行病的阴谋论贬低科学家的形象,否认专家在专业问题上的发言权,甚至完全否认高科技在社会发展和公共治理领域的积极价值,传播极端反科学的错误思想。历史经验表明,阴谋论激起的民情在一定程度上是强烈的,会威胁到社会公共安全。因此,应该组织专家在疫情期间澄清和驳斥阴谋论,将其控制在适当的范围内,并积极引导更多的公众走向理性和科学。

总之,面对疫情,相信理性和科学的力量,有效压制瘟疫的阴谋论,是战胜病毒、结束灾难的正确途径。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

《中国科学新闻》(第一版集锦,2020年5月15日)

标题:面对阴谋论要相信理性和科学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wenzhang/1410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