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语是否会成为正能量的载体?

流行语的活力,不取决于是否会吸引住眼球、是否让人哈哈大笑,而取决于有没有造就出价值、能否亲身经历时间的沉淀。

每过一段时间,都是有一些流行语热起來。“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讲出了许多人对诗与远方的期待;身体暴发的“洪荒之力”,引燃了许多人突破自我的“小宇宙”;而“新四大发明”,也是带火爆“限时秒杀”“人脸识别”“领红包”“高铁动车游”等一批热门词汇……这种流行语,在一定水平上体现出时期的发展趋势,也体现了大家的精神气场。

語言是信息交流的专用工具、表答的方式,危害着大家对自身和社会发展的认知能力。社会心理学上面有那样一个试验:六名技术专业摄像师为同一个人拍攝画像,取得的确是不一样的真实身份材料,以便“精确传递”那样的信息内容,六张肖像照最后截然不同。有时,就算仅仅一个語言标识,也非常容易令人主观臆断,从而反作用力于人的情绪和观念。从这一角度观察,一个词汇的身后,通常涉及到一系列的价值判断。

实际生活中,也有一些互联网流行语,仅仅热衷简单直接地“贴上标签”,传送极端化的心态、应用浮夸的表述,3D渲染或消沉、或焦虑情绪的心理状态。那样的词汇如被乱用,免不了给社会心态导致负面影响。例如,有些人用“键盘侠”来描述动则抬杠的情况,可假如仅仅生活上面有不一样观点、工作上明确提出改善建议就被这般叫法,岂不诬陷?又例如,有些人用“积极废人”指称这些爱给自身定目标但始终没法做到的人,假如仅滞留在讥讽或自我调侃方面,奋斗的意义又该怎样放置?事实上,无论是“隐型贫困户”還是“躲避性消沉”或者“口头上差生”,这种网络流行语看起来吐槽,事实上确是用贴负面信息标识的方法传送着焦虑情绪,不知不觉变大了一部分并沒有那么大的消极情绪。

在传播学里有一个定义叫“沉默螺旋”,是说当大家察觉自己的见解处在极少数或是非常容易被驳斥时,会挑选缄默来避免被孤立。殊不知近些年,伴随着大数据技术对新闻媒体的危害扩大,有专家学者明确提出“反沉默螺旋”状况:以前的“一己之见”“片面性了解”“表层含意”,在“每个人都是有话筒”的标准下,反倒比过去更非常容易散播。一些互联网流行语,更是由于把握住了大家对艰难境遇、消极情绪的画面感而爆红一时。大家必须了解到,被心态驱使的分辨不容易尊重事实,被标识标明的生活没法令人喜爱。何况,如同短暂性的连阴雨不可以体现一年气侯,一两个情绪不稳定的热门词汇,也不能勾勒大家生活与工作中的全景,更没法让我们解决困难出示精神驱动力。

从“骄纵”一词写进政府部门工作总结报告,挥剑权利应用乱相;到“APEC蓝”得来不易,变成环境保护关键总体目标;再到“匠人精神”关注度不降,一系列利好消息措施颁布……这种长盛不衰的流行语往往可以深得人心,取决于兼顾了合理、有效、趣味的特性,既体现时期又促进时期的更改。而这些价值导向负面信息的流行语,终逃不过昙花一现的运势,在水之梦以后被别人忘却。

从20世纪80年代的“个体工商户”,到20世纪90年代的“出海”,再到二十一世纪以后互联网技术产生的新词汇大爆发,再热极一时的流行语,也必须亲身经历从普遍广为流传、持续打磨抛光到沉淀结晶体的全过程,最后变成时期的一种撰写。假如把語言形容成一座城市,那麼这种沉淀出来的流行语便是城市规划建设中的一砖一瓦。从热门词汇中驱走负面情绪的霜寒,让流行语变成社会正能量的媒介,才可以让这座語言的花苑更漂亮、这一語言的大城市更兴盛。

标题:流行语是否会成为正能量的载体?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wenzhang/1713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