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与马球有着怎样的文化韵味

盆友赠送给我一幅《唐人马球图》,此画由曾任济南市中山市画院院长沙市俊伟老先生所作,四尺一整张,栩栩如生重现了唐代人打马球图的场景,落款题有“玉勒回时沾赤汗,花鬃分处拂红缨”之诗词,这两句源于唐代诗人杨巨源的《观打球有作》。

唐代是马球运动的全盛时期。实际上早在汉朝,就会有马球运动。三国时期曹植的《名都篇》就会有“连骑击鞠壤,巧捷推万端”之诗词,击鞠即打马球。它是在我国古文献中最开始出現的“击鞠”一词,栩栩如生描绘了击鞠的人炉火纯青的手艺。历经长期性的演化和发展趋势,马球变成古代中国关键的健身运动方式之一。来到唐代,玩马球早已变成大家最爱的体育竞赛。唐代人玩马球一般分为两支球队,每组有10人上下,守门员就放置在足球场正中间。便是把一块大木工板竖着埋在泥田里,埋一半,留一半,木工板之中挖一个直徑不上50厘米的圆洞,马球越过圆洞才可以评分。

唐高宗李隆基還是临淄王时,便是马球运动健将。唐人封演所写的《封氏闻见记》中记述了李隆基报名参加的一次与吐蕃的马球赛,李隆基4人对吐蕃10人,军事实力差距,可是李隆基毫无惧色,他纵横驰骋足球场,来往似风,挥舞球杖,无坚不摧,不断洞悉守门员。《题明皇打球图诗》讲到:“城堡千门白天开,三郎陶醉打球回,九龄已老韩休死,明天应无谏疏来。”唐穆宗李恒也是爱球如宝,由于玩马球而送命。他的接班人唐敬宗李湛,对马球的痴迷与日俱增,从全国各地选拨一些马球参赛选手,夜以继日地打球,乃至没理朝廷。宝历三年,敬宗与足球运动员们要玩马球一起饮酒时,竟被醉酒后的苏佐明所杀。

唐代的马球运动因为打球者不戴头盔,赛事起來当然十分风险。唐代知名专家学者韩愈在《上张仆射第二书》中便说:“小点的伤相貌,近于残形躯。”《新唐书》也是有这些方面的记述,如唐宣宗时,金吾大将周宝玩马球被打瞎一只眼,成德观察使李宝臣的侄子李宝正跟魏博节度使田承嗣的孩子田维打马球时,李宝正的马受惊吓,把田维轧死了。《新五代史》中也有一样的记述:唐朝末年,将军朱全忠的孩子朱友伦陪着唐昭宗打马球,朱友伦悲剧摔落在地,现场不幸身亡。玩马球的风险水平从而可见一斑。

虽然玩马球十分风险,可是唐人仍乐在其中。听说唐朝的皇帝中大多数喜爱玩马球。马球运动不但在君王与文武百官中间时兴,并且还普及化于民俗,举国上下足球场众多,玩家众多。陕西乾县唐章怀太子李贤墓出土文物的《马球图》墙壁画,故宫博物馆个人收藏的唐朝女性打球图青铜镜,新疆吐鲁番出土文物的唐朝绘彩打马球泥俑,都体现了那时候马球运动的普及化状况。唐朝的女人是各代最豪爽的,玩马球也变成他们的游戏娱乐健身运动。唐代诗人王建《宫词》中的“新调龙潭怕鞭声,隔门摧进打球名”之诗词便是描绘宫廷内婢女打球的场景。唐朝盛世,国都北京长安是全球经济、文化交往的管理中心,马球运动也在对外开放沟通交流中充分发挥了关键功效。据参考文献记述,那时候邻近的渤海湾、高丽王朝、日本国等国都是有与唐王朝开展过马球比赛主题活动。

纵览唐人玩马球,不论是皇家皇室,還是黎民百姓,沒有能玩过唐宣宗的。唐宣宗李忱玩马球花样翻新,五花八门,不论是球艺,還是姿态,称得上一流。《唐语林》叙述过唐宣宗玩马球的场景:“每持鞠杖,趁势奔跃,运鞠于上空,连斩至百余,而马驰不仅,迅若流电,二军高手咸服其能。”唐宣宗打起马球来精神焕发,慷慨激昂,马儿加鞭,新款奔驰腾跃,上空发球连打百余杖,球半空中飘舞快若彗星。其控球技术之高令人瞠目结舌,赞叹不已,不知道在其中有多少夸大之词。

标题:唐人与马球有着怎样的文化韵味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wenzhang/224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