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复杂的小情绪,人工智能分得清吗?

作者:drrichfirth-godbeere

翻译:郭萱

编辑:大庆

审计:由纪

在早期,人工智能只存在于科幻电影中。现在它已经在生活中随处可见。波士顿动力公司已经开发出可以跑和跳的机器人。谷歌开发的AlphaGo因击败许多围棋大师而闻名。升级后的AlphaGo Zero甚至在40天不看任何国际象棋图表的自我游戏后超越了所有旧版本。如此“聪明”的人工智能能准确识别复杂多变的人类情感吗?

AlphaGo Zero超越了所有以前的版本。

没有“基本情感”

20世纪90年代初,情绪科学的主流观点认为有六种基本情绪:恐惧、悲伤、愤怒、快乐、惊讶和厌恶。世界上的每个人都亲身经历过这些情绪,并能清楚地区分它们。这一观点是由心理学家保罗·艾克曼提出的,他还声称人类表达的意义是普遍的,不会因文化或地理差异而有所不同。

《情报特工处》的剧照

基于艾克曼的模型,自我心理学专业的博士生丽莎·巴雷特(Lisa Barrett)进行了一系列关于情绪对人类自我感知影响的研究,但未能获得预期的结果。经过实验比较和反复论证,她终于发现艾克曼的模型是错误的——没有所谓的六种“基本情绪”,人类的情绪要复杂得多。

如果艾克曼对情感的定义是错误的,那么什么是情感呢?这不仅是一个学术问题,也是未来的核心问题——我们能创造一个像人类一样感知情感的人工智能吗?

“情感”机器人佩珀。资料来源:Unsplash

巴雷特的研究告诉我们,情绪不再稳定。就像即使我们回到古代,由于不同的生活和历史背景,很难把自己放在人们的位置上。与此同时,情感的普遍性也受到了挑战——心理学研究中一直存在一个“怪人”的问题,即来自工业化、富裕和民主国家的受过教育的白人。这些是典型的北美或欧洲心理学本科生的真实写照。由于他们既是研究者又是实验对象的主力军,大量的心理学研究成果带有偏见,大大减少了人类表情、声调等行为的多样性。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巴雷特和另一位心理学家詹姆斯·罗素共同建立了一个“心理情绪构建”模型。这个模型的理论是基于情绪的产生机制:大脑首先提取许多因素,包括感觉、外部世界的状态、家庭和文化的影响等。经过进一步的处理,情感最终被“建立”。这使得与情感相关的表达、声音和行为不仅随着文化的不同而变化,而且人与人之间也有细微的差异。

人工智能能“亲自出席”吗?

那么,我们真的能建造一台机器来识别所有人类情感体验吗?情感历史学家托马斯·迪克森对此持乐观态度。他认为对于人工智能来说,情感产生的机制可能类似于对大脑提取的许多因素进行加权。因此,只要我们找到一种方法,找出不同文化和个人中各种因素的权重系数,情感公式就能解决。

然而,情绪不仅仅是静态加法运算。人脑对他人情绪的识别是通过观察他人的身体动作和面部表情,并结合当时的情景来完成的。这就引入了“情境”的动态因素。

例如,在下图中观察这个人的面部表情和举起的手臂。

一个握着拳头皱起眉头的司机。

单独看照片,你认为他有公路暴怒症吗?还是你在用拳头庆祝你心爱的球队的得分?如果将来我们的自动驾驶汽车配备了情绪识别人工智能,当司机在路上感到愤怒时,它会强行停下来,那么问题就来了:在庆祝时举起拳头可能会把我们困在路边。

为了防止道路上挤满愤怒的司机,人工智能处理情绪的一项基本技能是了解情况及其背后的价值。司机的记忆中挥舞着拳头,皱着眉头;汽车的记忆;对不同运动的记忆和反应;车手支持的车队很少进球;他对这个团队的看法;驾驶员驾驶分析;理解这是快乐的眼泪,而不是悲伤(或愤怒)等等...这些混乱的总和就是情绪,人工智能不需要简单地存储这些信息,而是要将所有这些信息整合到理解情境中,并通过动态整合做出准确的判断。

精确的机器与模糊的大脑

尽管人工智能能准确地记住事情,但有时情绪是模糊和不可预测的。一台机器可能认为皱眉和拳头代表威胁,但同时它在数据库中记录司机不是一个暴力的人。当两条消息冲突时,它应该响应哪条消息?大脑可以处理许多矛盾的数据来让我们处理新的情况,但是人工智能的逻辑是完全不可行的。

人类记忆不是简单的记录工具,而是一个“动态分类”系统。然而,没有研究团队将动态分类应用于人工智能开发。当人们将人工智能植入记忆数据库时,它实际上是受到限制的,这使得它在识别情感方面存在偏见。

将记忆数据库植入人工智能。来源:皮克斯拜

退一万步说,即使人工智能真的能通过动态分类系统识别情感,它也只是一台冰冷的机器,无法同情人类。因此,建立情感人工智能的最后一步是引入情感。只有当我们真正感知世界时,我们才能理解我们周围事物的价值。如果我们没有嗅觉和味觉,我们可能早就死于吃腐烂的食物。如果没有欲望,我们就不会爱上另一半并繁衍后代。没有恐慌。当我们看到有锋利牙齿和爪子的老虎时,我们不会为了生存而逃跑。我们内心的感受是无数的,这在心理学上被称为情感。

情绪不是情绪,它是身体对愉快或不愉快的感觉的评价,所以情绪不能没有实体而存在。正如巴雷特所说,“一个没有身体系统来平衡的空心大脑,它没有身体感觉来理解,也不能感觉到情绪。”感官机器的身体不一定要像“银翼杀手”一样是有血有肉的人类复制品。它可以是完全基于代码的虚拟实体。

《银翼杀手》的剧照

回顾人工智能的众多刺激反应,比如对简单刺激(如视觉、听觉和压力)做出程序性反应的机器,我们知道要创造出一台真正能感受到情感的机器,还有很多方法。

随着人工智能产业的快速发展,许多人也对其发展提出了担忧。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曾经说过,“应该有一些国家甚至国际层面的监管,以确保我们不会做任何愚蠢的事情。我认为人工智能是在召唤恶魔。”世界著名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给出了一个更加悲观的态度:“人工智能的完全发展可能导致人类的灭绝。”

如何使人类从人工智能的发展中受益而不受人工智能发展的限制,可能是一个需要长期深入思考和探讨的问题。

排版:文字

资料来源:Pexels

链接到原文:https://how wegetonetext . com/emotion-science-keep-get-more-licensed-can-ai-keep-up-442 c 1913085(本文由storythings提供)

参考:

[1]how wegettonext . com/emotion-science-keep-变得更复杂-can-ai-keep-442 c 19133085

[2]https://www . Forbes . com/sites/bernardmarr/2017/07/25/28-best-quotes-about-artificial-intelligence/# 74 bbf8 a6a 6 fc

标题:人类复杂的小情绪,人工智能分得清吗?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wenzhang/430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