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李小文:一个不把院士当院士的院士

1月10日13: 05。

北京306医院。

一个67岁的男人,不高,小眼睛,总是穿着布鞋,永远停止了呼吸。他的名字叫李晓文,在中国科学院地理系院士名单上。

谁也没想到他的离去会引起这样的悲痛。24小时内,数十万网民哀悼他的离去:在Sohu.com,超过10万网民表达了哀悼。在网易,超过32万网民留言。在凤凰城,超过一万名网民表达了他们的哀悼。

互联网是一个发泄情绪的公共平台。没有人强迫你向他表达哀悼。只有发自内心的情感触动才能促使你在键盘上输入真诚的话语,让虚拟空间溢出。

你可能不会想到这么多人会为他的死流泪。Science.com的博客们正竞相诉说他们的悲伤。

陈国文说,在证实了这个坏消息后,“我忍不住放声大哭,停了一会儿,但我忍不住感到难过。”

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曲永华面对李小文的去世,“强忍的眼泪总是不自觉地流出来。当我想起与你交往的细节时,当我读到别人的纪念文章时,当我与同事谈论你时,当我写这篇博客时,眼泪会再次流出来……”

博客作者王海辉正在开车。”一个电话打了过来,他惊讶地让我靠边停车。他说小文已经走了,那时我的眼泪还没有停止。开车时哭。”

刘雅丽本人得知自己死亡的消息也很惊讶。”我难过得哭了。为什么一个人的死亡会让一个无关的人哭泣?”

这是为什么?

他不像一个学者。

院士应该是什么样子?这真的很难用一句话来说。

然而,他的许多网民和学生认为他“不像一个院士”。

在科学领域,他的成就是目前中国大多数院士望尘莫及的:他是李几何光学学派的创始人,是80年代世界遥感三大贡献之一。他的研究成果被国际光学工程协会评为该领域的“里程碑”系列成果之一。

然而,这样一个院士的“大人物”从来没有鼻孔朝天过。那些去过他家的人,无论是教授、朋友还是学生,都不会忘记这个情节:在一个小房间里,他会让新来的人坐在沙发上,而他会搬一个小凳子坐在他旁边,好好聊聊。

学生们经常为此感到受宠若惊。

他的平易近人也反映在虚拟空间中。

互联网是一个人们可以潜水的地方。在科学网,他的名字不叫李小文。首先,他在评论别人的博客时使用了“LiX”。没有人知道这三封信背后隐藏着一位院士。后来,他开了自己的博客,自称是“黄老邪”。在这个月的第一天,这很像一个年轻人。许多人也不知道黄老邪是谁。他们经常在博客后的评论中看到黄老邪写的评论、分析甚至反对意见。在互联网上,一个人遇到这样的待遇是正常的。但过了一段时间,当博客慢慢地将黄老邪和李小文的照片重叠起来时,几乎所有人都感到惊讶:这是一位著名的遥感院士。

博客作者曹光福表示,老谢从未在科学网站上自称为院士。他永远不会以居高临下的态度与人交谈。他和其他普通的博主没什么不同。“我认为这也是为什么当学者们普遍受到批评时,旧的邪恶在今天受到网民们的尊重和青睐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即使是愤世嫉俗的年轻人,比如鄙视学者的“孤独的灵魂”,也极其尊重旧的邪恶。这表明旧的邪恶是一个人。”

在网上,他一直很勤奋,已经在科学网站上呆了7年。他甚至写了1878篇博文。这还不算他和网民的互动。

他有自己的原则。他说,就我个人而言,我努力做到理智,不在辩论中输赢。将你年轻和年轻的论点相互比较,尽量不要挤压他人的自尊。也许不是。欢迎网友拍砖,老恶坚决改正。

对于年轻学者,他更专注。

博主陈桂花说,科学研究中最重要的是“思想”。李小文与网友讨论的许多遥感和地球科学相关话题实际上是尚未正式发表的原创“想法”。他把发表文章的机会留给了更多的年轻人。他关于概率、熵、尺度等的讨论实际上是他自己的想法对讨论参与者的无私贡献。

这像是院士吗?这是一位院士说的吗?

博主黄秀青这样评论他:你曾经是院士或见过院士吗?在当代,一切都被异化了,代表智慧和良知的“学者”早已成为某种权力的代名词。看到太多的院士坐在高高的神坛上指指点点,突然出现了一个"不把院士当院士的院士"。自然,人们会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这个“怪物”。当发现这个“怪物”真的把“院士帽”像布鞋一样戴在他的光脚上时,这个老顽童开了一个博客店来摆地摊,用三教九流的料酒谈论科学和世界,人们对他的仁慈就产生了。

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的武夷山称他为“平民院士”:本来,市长和秘书应该把改善民生作为自己的职责,但在这里,市长和秘书坐公交车了解人民的感受,这成为当地的一大新闻。本来,院士和其他人是一样的人,但有一些突出的学术成就,但在我们的情况下,情况往往是这样的:当院士提出意见,政府官员害怕;当院士们在会上发言时,其他人不敢发言。在这种情况下,像李孝文这样的“沧海桑田,平民化”的学者的出现,更让人佩服。

博主安辰评论道:李小文先生最受钦佩的是他真正的“人人平等”。我们都见证了许多接受过西方教育的学者以“光彩夺目地回国”的姿态回到中国。当他们看到比自己差的人时,他们会翘起鼻子不理他们。可以说,中国传统的“等级观念”比从未出过国的中国人还要好。

"他太不像院士了。"如果这样一个词被院士而不是他使用,那就是100%的贬义。但是,如果提到他,语言就会变腐朽为神奇,魅力和崇高就会产生,真正的大商自然就在他心中。

博主全开君感慨道:虽然他不认识我,但我觉得他是我最亲近的院士,一个真正的院士。

他不与院士争论。

在中国,院士有着无限的光环。如果有光环,有人会崇拜它;如果有光环,有人会借它。

许多人为了进入院士圈已经磨尖了他们的头,还有许多人试图进入这个圈子。

他不是那种磨砺头脑、钻研问题的学者。

2008年,他曾告诉媒体记者关于院士的选拔:“一位老院士告诉我,每次评估院士时,很多老同学都去找他,他们不能推开他,只能躲起来。他说,一些老同学甚至打电话说,如果你不推荐的话,你会在你家门前上吊自杀。当我听到它时,我吓坏了。有太多的人想削尖脑袋成为学者。因此,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成为一名院士,我更害怕问别人。”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院士,尤其是害怕寻求帮助。他为什么能成为一名院士?他声称他的论文被引用的次数可能更多,这是一个相对困难的条件。

他于1999年来到北京师范大学工作。当时,他还不是院士。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些教授认为,如果他没有像他那样的水平和贡献,很多人都配不上他。因此,他多次被要求宣布为院士。

他是一个害怕寻求帮助并且不好意思去敲别人门的人。

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位领导看不到过去,所以他亲自带他去见遥感领域的一位著名院士,希望这位院士能推荐他。当时,他在世界上创立了李几何光学学派,至今已有十多年的历史。

2001年,他终于进入了中国科学院地质系的院士圈。

可以说,这是名副其实的,可以说,他的加入为中国院士的称号增添了光彩。

什么时候会有更多无可争议的院士和像他这样的院士,那么院士团队可能会是纯粹的。

他是一位慈悲的学者。

他的研究都是关于遥感的高、大规模和大数据问题。然而,他也与“地球精神”联系紧密,关心世界上所有的生物。

孙的事件可以说明他的爱。

孙是纽约州大学高分子化学博士,密歇根大学博士后研究员。作为第一作者,他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他还在世界级的实验室工作过。回到中国后,他出于各种原因在北京街头摆摊,经常靠馒头和矿泉水为生,并声称受到了不公平待遇。

2009年11月,在媒体对孙进行报道后,李小文向孙发出了采访邀请。采访结束后,他表示,北京师范大学愿意根据孙的学术成就聘请她为专家,帮助她租房安家,并提供专家月薪4800元。

虽然孙博士的北京师范大学之行因其他原因未能成功,但可以看出李小文的大爱和爱才之心。

至于医生,对普通人并不缺乏爱。

2009年春天,一名网民贴出帖子,呼吁帮助汶川地震的受灾者董宏春。地震使羌族妇女失去了许多亲戚:丈夫、女儿、兄弟和侄女。她丈夫的二姐和二姐夫也被杀害,留下一个孩子由她抚养。她丈夫的86岁的祖母,64岁的父亲和一个严重智力迟钝的姐姐也需要她的照顾。她最初受雇于银行,但地震发生在她正式上班之前。银行倒闭了。她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为了照顾家人,她迫切需要一份稳定的工作。

博文发布后不久,李晓文便通过学校人事部,请他所在的电子科技大学兼职遥感研究所(位于成都)的教师和博客作者联系,为董女士在研究所安排一份秘书工作。然而,董女士不能离开北川县。她想照顾的人都在北川。最后,去过地震灾区的地质专家向国家地震局主要领导反映了董女士的情况。他们要求四川地震局安排她到北川县地震局工作,事情得到圆满解决。尽管董女士没有去电子科技大学工作,但许多人被李晓文对一位地震灾民的帮助所感动,他以前从未见过这位灾民,也看到了他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同情。

有人说他是炒作,有人说他是宣传。

他平静地笑了。

让我们看看他通常如何对待他的学生。

高,中国科学院遥感研究所博士生,2008级。当高博士毕业时,他暂时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家。端午节前后,高笑去了李小文老师家。那天老师感觉不舒服,他拒绝进行任何正式的探访。高笑下楼去老师家打电话。当老师知道是学生时,他还是让高笑上楼去他家。在他了解了高笑的情况后,他让他的爱人立即联系一个单位,看看有没有机会。当高笑离开时,老师和他的妻子不得不带粽子,安慰他说:“别担心,回去吃粽子,玩得开心。”出门的时候,高笑的眼泪出来了。......得知老师去世的消息后,他表达了对老师的怀念,他说:"老师的仁慈永远不会被忘记,光明将永远存在"。

他给学生们粽子,为他们找工作。他看不到任何炒作或宣传!然而,这样的小事将永远铭记在学生心中。

博客作者王海辉对他的感情更深,称他“像朋友一样,像父亲一样,像兄弟一样”2009年,王海辉到美国进行考察旅行。出国前,因为我家有房子贷款,而且存款很少,我的钱很快就在美国用完了。当剩下不到100美元时,相关单位还没有把钱转过去,王海辉在科学在线上说。李小文看到了,他的妻子也在美国。他立即打电话给她,让她给王海辉打2000美元的电话。“接到李太太的电话,我很感动。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那时,我才认识他。”

对于金钱,他有一个科学类比:线性和非线性区域。一个人挣的钱和他的幸福之间有关联。起初,金钱的增加带来了幸福的增加,这是一个线性增长。但是当你赚更多的钱时,钱的增长将跟不上幸福的增长,“事实就是这样。”

他通常过着简单的生活,一双布鞋和半瓶二锅头就能立刻找到幸福。这样,他比普通人更早进入非线性区。因此,钱就像浮云。

他用获得长江学者成就奖的100万元和获得长江学者奖的20万元设立了“李倩奖”,以奖励学习成绩优异或家庭贫困的学生,并怀念长女。

在他看来,金钱是一种真正的外在事物。

一些网民说他是“一个热心助人的人”,而另一些人说他是一个“承担和履行知识分子社会责任”的学者。

2008年“5·12”汶川地震后,他的家庭、国家情怀和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感再次得到充分体现。

5月13日。他在博客中为整个遥感社区道歉:“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制作一张照片。”他说:“当我昨天看到温总理去灾区的时候,我手里还拿着一张在飞机上工作的照片。这不是遥感地图!我们从事遥感工作,我们真的希望在地下钻一个洞,即使地震夺去了我们的国家。”

北京师范大学地理与遥感学院副教授张武明表示,汶川地震发生时,李先生首先主动承担起遥感无法对灾区灾情进行采样和分析的责任。事实上,这件事和他有什么关系?!如果遥感飞机希望飞往事故现场,它必须申请各级批准。与那些在灾难面前喜欢“事后诸葛亮”或“力争成功”的官员和学者相比,强烈的道歉是罕见和珍贵的。

这就是他。这是黄老邪的性格。

博客作者杨健的内心充满了情感:我们不缺少学者,但我们缺少这样单纯的学者;我们不缺少主人,但我们缺少这样和蔼可亲、可敬的主人。我们不缺少院士,但我们缺少这样富有同情心的院士!

他离开了,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无限的思念和悲伤。他乘坐起重机向西旅行,给学者和学者的内涵留下了新的定义。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本文部分引用了Science.com博客的内容,并感谢他们所有人。(原名:悼念李孝文:一个没有成为院士的院士)

阅读更多

李小文院士追悼会举行李克强等送花圈

李晓文小姐:今生如此灿烂,来世更加绚丽。

“衣履院士”李小文因病去世

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小文因病去世后,曾被称为“衣履院士”。

标题:悼李小文:一个不把院士当院士的院士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wenzhang/986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