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怎么治?回溯“游戏障碍“入病”的200天

玩游戏可以治愈吗?今年5月25日,“游戏障碍”被世界卫生组织列入最新版的《国际疾病分类》,成为一种“新”疾病。截至12月11日,正好有200天。

许多父母拿着报纸,带着他们的孩子去医院寻求帮助。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北京安定医院开设了一个网瘾诊所,有10多名游戏障碍患者住进了北京回龙观医院的病房。

令医生惊讶的是,成年人占符合入院标准的患者的一半,而青少年并不是绝对的主角。医生发现游戏障碍的原因比想象的更复杂,可能是现实中的挫折、家庭阴影或其他疾病。

目前,人们对这种疾病的认识和反应还有待提高。

回龙观医院成瘾医学中心

协商的第一天没有人得到确认。

游戏障碍有严格的诊断标准。

今年5月,中国首家由公共精神卫生医疗机构开设的行为成瘾治疗病房在北京回龙观医院开业。

在医院北门附近,一座简单的白色建筑挂着29号病房的金属铭牌。推门而入,迎接游客的是一个大约10平方米的小客厅,里面有沙发、电视、旋转自行车、书架和绿色植物。走得更远,病人可以免费享受KTV歌唱亭、羽毛球、跳绳和沙盘。与普通病房相比,它更像是一个布置良好的宿舍。

12月2日上午,几个穿着便衣的年轻人下楼,熟练地打开电视,在沙发上坐下。长期以来,当谈到“游戏障碍”时,公众大多关心青少年。29号病房的成年人就像一群不速之客。

35岁的刘明刚刚离开这里,回到了他的日常生活。

刘明的人生本来是可以成功的。在医生的印象中,他属于“学生欺负”型——他有很强的理解力,毕业于一所著名大学,从事技术工作,并且有一份好的简历。然而,刘明的婚姻破裂,失业后,他的生活陷入低谷。

刘明和他的父母住在一起。当他失业时,他没有向父母坦白。为了掩饰现状,每天还是像往常一样,早走晚归,但我过了一天的地方却变成了街上的肯德基。在被父母告知真相后,刘明停止了外出,在家里玩了很长时间的网络游戏。他和父母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僵。

与其他疾病不同的是,游戏障碍患者自己并不太愿意寻求治疗,他们经常在家人的劝说下前来寻求治疗。已经是成年人的刘明,应父母的要求来到医院陪伴他,开始住院治疗。

回龙观医院戒毒所治疗室的磁场刺激器

根据世卫组织的定义,游戏障碍是一种持续或反复出现的游戏行为(数字游戏或视频游戏),可能在线或离线。

它体现在游戏控制的丧失(对游戏的控制的丧失),例如对玩游戏的频率、强度、持续时间、终止时间和情况缺乏自我控制。对游戏的重视不断增加,因此游戏优先于其他生活兴趣和日常活动。尽管有负面影响,游戏仍在继续,甚至加剧。

此外,这种行为模式严重到足以对个人、家庭、社会、教育、职业或其他重要功能领域造成严重损害,通常持续至少12个月。

但事实上,符合这个标准的人并不多。

今年9月24日,北京安定医院开设了网瘾门诊。同一天,来访的盛医生接待了4名患者,没有一人被诊断为运动障碍。

来医院的人表现出对游戏上瘾的症状,但有些人被诊断患有抑郁症,通过游戏打发时间,有些人在父母和孩子之间有冲突。年轻人想从事电子竞赛玩家或软件开发,他们的父母认为他们什么都不做。

“网瘾”青少年入学难

医院的门诊病人数量逐渐增加,但诊断率很低。因此,住院治疗的人数减少了。

“根据海外相关调查,青少年是网络游戏的主要受众,也更容易受到网络游戏的影响。目前,住院病人的年龄分布与我们的预期不同。”回龙观戒毒所副主任医师杨庆炎说。

据专家介绍,对于那些反复尝试自己解决“网瘾”问题,但仍然无法解决问题的家庭来说,家庭环境就是一个成瘾环境。摆脱或改变固有的家庭环境是摆脱游戏障碍的第一步。

在游戏障碍“进入疾病”后,被困在这里的父母有了落地的想法,有的直接带着相关报道的报纸来就医。在此之前,他们认为孩子们只是在“玩弄他们的心”和“玩弄他们的对象来失去他们的野心”。他们不会考虑疾病层面的问题,也不会考虑家庭环境中的问题。

青少年的预期入学率不高,还有其他多种原因。

早在2018年6月,世卫组织发布了《国际疾病分类》(ICD-11)第11版,其中包括“游戏障碍”。这种疾病广泛传播的另一个名称是“游戏成瘾”。当时,有很多争议。

有些人认为游戏障碍可能导致诊断的泛化和滥用,给青少年带来更多的伤害。然而,在正式的诊断和治疗中,判断游戏障碍的门槛很高,只有少数人能够“达标”。

今年暑假,回龙观医院开设了以游戏障碍为主题的夏令营,并接到了大量家长的电话。父母非常乐意带他们的孩子参加活动。一旦他们听到住院治疗的消息,他们的态度就会变得保守。许多前来咨询的父母不想让他们的孩子与精神病医院或其他患有精神病的病人联系在一起。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有50多名患者住进了医院的行为成瘾病房,但有10多名患者患有游戏障碍,只有少数青少年。

此外,父母通常担心他们的学习。病人的住院时间短至一个半月,长至几个月。相比之下,父母更有可能在严峻的考试压力下妥协。在概念层面上,父母也担心把孩子作为精神病人送进医院。

即使医院被顺利接纳,背后也有一丝消极的妥协。14岁的小华是病房里第一批病人之一。她的父母早年离婚,很少和母亲在一起。她是由她的祖父母带大的。不久前,奶奶因病住院了。这种特殊的家庭环境促进了小华的入学安排。

回龙观医院戒毒所四年一度的病房

不可预知的治疗

如何对待游戏障碍?目前,心理治疗是主要方法。

回龙观医院副主任医师杨克兵表示,游戏障碍的治疗周期为8周,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持续6周,需要完全退出互联网和手机。医院将对患者进行广泛的培训,并通过各种活动以行为取代游戏。第二阶段持续两周,通过限制使用时间,让患者学会健康地使用网络。

然而,这种安排只是理想的。在实际治疗中,医生不得不面对许多阻力,首先是病人的阻力。

小华在入学前没有表现出任何合作。这是父母第一次完成住院手续。小华拒绝住院,理由是“不,这是原则问题”。手术被退回,医院第二次顺利入院。然而,由于强烈的成瘾反应,小华在病房里表现出强烈的反抗和焦虑,甚至经常“听到游戏在呼唤我”。为了避免开放式病房的风险,他最终被转移到了封闭式病房。

即使住院,病人也不会认为自己生病了。

18岁的明路是第一批搬进来的病人之一。他的学习成绩原本在班上名列前茅,但由于沉迷于游戏,他逐渐落后,最终辍学。明路认为玩游戏没有问题,并拒绝与医生沟通。即使他和杨青燕在不到10平方米的心理治疗室里共用一个地方,明路也没有和她进行眼神交流。不管他被问到什么,答案都是“从未想过”、“不知道”和“任何事都可以”。

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按照预期的时间和程序实施治疗计划。医生必须突破病人的心理障碍,并“敲门”。

有时,这将成为一场漫长的拉锯战。

手机已经成为医生和病人之间对峙的焦点和“交易”的砝码。面对设置障碍的病人,医生会做出适当的让步,给他们一个过渡期来缓解他们的抵触情绪。

明路是阻抗最强的类型。住院后,他拒绝放弃手机。医生给了他每天2小时玩手机的“配额”。他觉得这还不够,要求6个小时。“谈判”的结果是双方互相让步——最终在4小时内达成协议。沟通也是如此。一个多月后,明路终于从拒绝接触变成了愿意进行简单的对话。

在心理治疗室,医生抛出的第一个话题不是询问疾病,而是更注重生活和个人,以便与病人建立真正的联系,了解他们的生活条件和家庭结构。如果沟通顺畅,医生会慢慢引导病人发现上瘾游戏的负面影响,直到病人承认问题的存在并找到改变的动机。这个过程要快两到三倍,慢五到六倍,有时需要一个月。

回龙观医院成瘾医学中心心理治疗室

“成瘾”及其原因

游戏成瘾“入病”引发的争论,许多关于“游戏成瘾”的新概念被应用于临床治疗,可能导致误判和损伤。目前对游戏障碍的定义也是基于患者揭示的社会功能障碍。在临床治疗中,更多地关注游戏障碍背后的原因。

什么是“罪魁祸首”?

回龙观成瘾医学中心副主任医师杨庆炎认为,目前患者可能在现实中不断受挫。

在学龄青少年世界,学业成绩是“硬通货”。小华的智力评估结果并不乐观,她的表现也不好。她在班上被边缘化了。她母亲对小华的态度是疏远和不受重视的,这增加了小华生活中的挫败感。从小学开始,小华就沉迷于手机游戏,有时一天24小时上网。在游戏中,小华有她自己的朋友。当朋友被欺负时,小华会站起来为朋友预约。

也许是因为家庭的阴影。

小华、明路和刘明与他们的父母不太和谐。小华是一个在她妈妈心中没有亮点的孩子。明路和他父亲的冲突很激烈,他几乎切断了联系。刘明经常被父母侮辱性的语言攻击,这让他很痛苦。

可能是其他疾病。

今年10月,20岁的陈红来到北京安定医院病房。贾胜涛医生对她的最直接的印象是,除了睡觉,她几乎一直在玩游戏。

陈红是今年的大二学生。她无意上课,也不与他人接触,她与家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冷漠。游戏似乎是她生命中唯一的焦点——她扮演国王的荣耀,是最强的国王,拥有高超的技能,甚至可以代表她带着工作去练习。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陈洪的精神分裂症。陈红的生活状态是被动的,没有需求和想法,没有恋爱的欲望,也没有与他人接触的欲望。这与精神分裂症的负面症状如“冷漠、缺乏意志和社会退化”是一致的玩游戏而不与他人交流已经成为陈红消磨时间的理想选择。

沙盘疗法成立于回龙观医院戒毒所,沙盘疗法是一种心理治疗方法。

不“成熟”的疾病

就像试图与不同的病人“协商”不同的“手机份额”一样,医生也在探索不同游戏障碍的不同治疗方法。

以陈红为例,用药物或其他手段治疗精神分裂症或治愈疾病。虽然这种分类的治疗效果不佳,预后也不乐观,但陈红还是好得多。在父母的陪同下,她愿意去展览会和动物园。

对于家庭环境不和谐的情况,杨庆炎尽量与患者家属沟通。有时,他被送入心理治疗室和病人的家庭成员。通过推心置腹的交流,刘明和母亲的关系缓和了许多。在离开医院之前,他还主动为新病人做心理工作,并说服他们配合治疗。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病人之间的友谊也发展了。有时候,杨庆炎会看到几个患有游戏障碍、赌博成瘾和彩票成瘾的好朋友聚在一起打扑克和羽毛球。他们独特的友谊给他们带来了情感上的安慰。游戏不再是认可和快乐的唯一来源。

不可忽视的是,尽管它被列入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疾病分类,“游戏障碍”在医学领域仍是一种不成熟的疾病。

一些医生认为这种疾病的诊断仍然很宽泛,并且没有针对这种疾病的具体治疗指南。由于缺乏疾病定义和研究,市场上没有相关的治疗药物,临床治疗中也缺乏更多的病例积累。现有的游戏障碍治疗方法是以心理治疗为主,物理治疗为辅的传统精神疾病治疗方法,但对部分患者来说,治疗仍有难度。杨庆炎坦言,如果患者有其他合并症,治疗会更加复杂。如果患者自身能力有限,周围支持薄弱,预后将非常困难。

此外,尽管诊断游戏障碍的诊断阈值很高,但随着网络游戏的日益普及,家长的意识需要提高。当发现孩子沉迷于游戏时,家长应尽快干预,加强与孩子的沟通,耐心地找出上瘾背后的真正原因,并与孩子共同制定规则,防止这种倾向发展成疾病。

许多专家表示,至于原因,游戏障碍的概念还太新,许多治疗方法需要结合患者的实际情况来分析情况,而一些游戏成瘾实际上只是各种其他因素造成的一种表现。回到个人层面,患有游戏障碍的患者需要足够的外部支持。除了接受常规的治疗,家人的帮助也很重要。

“对于不能住院的严重症状患者,家长应主动了解专业知识,与孩子讨论制定规则,并学会扮演医生的角色。”杨青燕说道。

(刘明、肖华、明路和洪辰是本文的笔名)

A1A13摄影/新京报记者王佳宁

原标题:“游戏障碍”进入疾病200天:患者入院时不被视为生病。

标题:“网瘾”怎么治?回溯“游戏障碍“入病”的200天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xiaozhishi/27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