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抗战中的边区科学家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回顾那一年,面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残酷侵略,中华民族濒临灭亡。一群群中国儿女走上前来。他们不害怕暴力,视死亡为自己的命运。他们与日本侵略者战斗到底。伟大的民族精神成为中国人民赢得抗战的决定性因素。

年轻的科学家和技术人员联合开发炸药来伏击日本军用武器列车

抗日战争时期,一批年轻的科技人员离开家乡和企业,来到冀中根据地,用他们的专业知识制造出威力强大的火药,成为攻击日本铁路运输线路和装甲车的利器。他们的研究也为根据地的军事工业奠定了基础。

1938年9月,在离保定以南平汉线方顺桥铁轨数百米的地方,一列满载武器的日军火车即将驶过。正当火车头穿过铁轨时,一声巨响,火车头飞上了天空。然后火车上的弹药一个接一个爆炸,火焰直冲云霄。

日本特种列车被炸(电视连续剧《我的抗日战争》静态照片,网络地图)

这是第一次日本军用武器列车在冀中根据地的封锁中遭到如此强大的爆炸力量的伏击。按下雷管的人是王,他自己也制造了炸药。他与燕京大学的张芳和清华大学的严玉昌一起开发了烈性炸药。

知识青年招募爆炸式人才到根据地

冀中抗日根据地建立于1938年,先后建立了38个县的抗日政权,也是晋察冀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时,东津浦铁路、西平汉铁路、南沙群岛铁路和平津铁路都被日军占领,日军利用这些铁路向前线运送武器、粮食和军队。冀中抗日根据地被日军包围,成为最接近前线战场的根据地。在吕正操司令的领导下,根据地的军民同日军展开了游击战。他们的主要作战任务之一是寻找机会摧毁敌人的通信线路。

然而,基地制造的黑火药威力非常有限。1938年8月,一个意想不到的发现让吕正操指挥官兴奋不已。原来,当地村民偶然发现了阎锡山军队留下的200箱氯酸钾,这是制造火药的必要原料。然而,遗憾的是冀中根据地没有生产烈性炸药的人才。

于是,吕正操找到了冀中军区第二师参谋长张震。张震曾经是辅仁大学化学系的老师。在吕正操的指派下,张震秘密地溜回北平,通过他与地下党派的各种关系招募人才。最后,他找到了当时在清华大学化学系任教的叶先生。我希望他能帮助收集人才。叶先生首先想到了他以前的学生王。

王(1912006)(网络图)“热血王:亲手轰炸日军”

北平沦陷后,在第二研究所读书的王被迫辍学。他已经计划弃笔从军。叶先生找到他后,查了一下资料,准备随时离开,但他怎么能瞒着父母呢?王写了许多信,连同他的月薪一起寄给了他的祖父母,所以他的家人认为他还在教书。

在躲避家人之后,他必须设法通过日本的封锁。那时,从敌占区到根据地,沿途有许多检查站,稍有不慎就会丧命。王学了一句日语“我是基督徒”,把化学手册伪装成《圣经》,假扮成传教士通过了封锁。

当时,知识青年去根据地抗日报国几乎是一种趋势。燕京大学物理系的张芳联系了学校的地下组织,表达了去根据地的愿望。我没想到会赶上基地地区招募能制造炸药的人才。

张芳(1912003),原名莱斯利,1938年加入抗日战争。(中央电视台)

王和张芳都没有告诉他们的家人就越过了封锁来到了根据地。他们到处寻找可用的梯恩梯,并混合其他材料来制造威力更大的高级炸药。

王和张芳给了基地区强力炸药。然而,为了精确控制爆炸时间,需要当时最先进的电雷管。叶先生再次召集附近的技术人员开会。虽然严宇昌是清华大学的一名校工,但他勤奋聪明,并由叶先生提拔为物理实验室技术员。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严玉昌没有告诉母亲、妻子和三个孩子就去了冀中根据地。他专门负责把普通雷管换成电雷管。

当时,基地的条件很差,甚至连最普通的试管和蒸馏瓶都没有配备。王、张芳、严玉昌等人拿着当地的材料,在一个村民家里的院子里反复实验。在一个名为“指甲实验”的过程中,张芳意外受伤,他的五根手指基本上都被吹走了。

即使他失去了一只手,张芳还是坚持要完成制造烈性炸药的任务。从1938年秋开始,十几个知识青年,包括王、、张芳、严玉昌等人,用炸药和工程师,一次又一次地轰炸日本火车。张芳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直到敌人频繁扫荡,迫使我们无法工作,各军区才炸毁了30多辆日本火车。”

抗日战争期间,民兵们在制作地雷(网络地图)

通过努力学习,1940年,技术研究所成功地独立开发和生产了硫酸。今年6月,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和副总参谋长左权在致聂·司令员的贺电中说:“你们自己已经能生产硫酸和硝酸了。这是我们工业建设的一大进步,也是解决工业建设特别是军工建设问题的关键……”随后,军事生产在晋察冀革命根据地推广,建成了一个拥有2000多名工人的大型军工厂,可生产大量地雷、手榴弹、弹药等。

实践能力最强的严玉昌挨家挨户地教村民建矿和用矿。每个人都称他为“矿业之王”。1942年5月8日,河北省安平县雾影村突然被日本鬼子包围了。阎宇昌被日本鬼子抓住了。日本人折磨了阎宇昌,但阎宇昌什么也没说。

严宇昌的儿子严奎恒:“日本人用粗铁丝和两个满是血的锁骨拽我父亲。各种折磨都结束了。他们还把电线拉到街上,向公众展示他的所作所为。人们都知道他是一家制药厂的技术员,但没人说什么。最后,日本人杀了我父亲。”

直到抗日战争胜利后,阎奎衡才听到了阎宇昌英勇而悲惨的牺牲。然而,王、和张芳选择继续用自己的专长为国家服务。

严玉昌(1896-1942)也出生在北京。他于1938年参加了抗日战争,并于1942年被日军杀害。(网络图)

加入抗日根据地的科技人员名单:

王(1912006),中国核化学工业的奠基人之一,中国科学院院士,于2006年逝世。

张芳(1912003),工业部计划司副司长,2003年逝世。

严玉昌(1896-1942)于1942年在河北中部根据地逝世。

抗日战争时期,数百名青年科技人员加入抗日根据地,杀敌报国。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

张震(张学远)、熊大正(熊大正)、(朱南华)、李广信(林莉)、胡大富(胡同林)、张、陶军瑞、林峰、葛廷轩、、刘炜、黄锡川、魏斌、任(任宜信)、傅强、孙延庆、何、王宇、高爱婷(高晶云)、张文如、丁牧(雷在训)、、韩涛、(郑严嵩)现名为郑汉涛、郭东才、卢达...

标题:揭秘:抗战中的边区科学家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kepu.com/xiaozhishi/32296.html